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诱捕最新章节:第38章儿孙满堂全书完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科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乡村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网游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仙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竞技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热门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都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言情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穿越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灵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军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官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排行 校园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推理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总裁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同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架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玄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武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历史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全本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好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 综合其它 > 诱捕  作者:楼上有楼 书号:49505  时间:2019-12-16  字数:8118 
上一章   第38章 儿孙满堂(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周末的时候, 傅胭跟着几个好朋友一起去泡吧。

  她平里是不怎么喜欢去酒吧找乐子的人, 只不过今天的日子很特殊,是她的生日。这一帮朋友也是特地为了替她庆祝, 才将她拉来酒吧。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酒吧, 氛围都是一样的热烈和腾。

  一群人围了吧台, 齐齐的举起手中的啤酒庆祝——

  “来, 我们祝Lucia生日快乐!”

  “干杯!”

  “哇哦!”傅胭的心情还不错,不过, 她心里还是惦记着某件事情, 所以玩的总是心不在焉, 不算特别尽兴。

  周娜凑到她跟前,悄悄问她“Lucia,你怎么了嘛, 怎么目光飘忽不定,有事吧你?”

  周娜是这她几个好朋友中唯一一个华裔女子, 性格活泼开朗,人也热情,和她很合得来。

  傅胭失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怎么会?”

  “你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少了什么人在身边,觉得孤单寂寞了是不是?”周娜作为和她走得比较近的朋友,自然知道她那位热情的追求者Jack。

  用爱情故事的角度来想,周娜还以为她是后知后觉认为人家好了, 所以才心不在焉。

  傅胭用单指敲了敲桌面,竟意外的回答了她“嗯,的确是这样。”

  周娜闻言顿时兴奋的尖叫“天啊!认识你这么久,头一次见你这么坦诚。”

  傅胭无奈“哪有那么夸张?”

  周娜拽着她的胳膊,神秘兮兮地说“要不要我替你实现愿望?”

  傅胭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嗯?”

  忽地,大厅里的灯光暗了下来,只剩下一束耀眼的叫人不得不注意的白光打在了舞台中央。

  随后,站上了一个人。

  周娜笑着推她“你快看啊。”

  傅胭眯着眼睛看去,金发蓝眼帅小伙,一身白西服,手里举着个话筒,不是Jack是谁?

  Jack站在舞台上,手里举着话筒,先是唱了首麻的情歌,然后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串英语,总结起来,全都是求爱表白的话。

  傅胭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周娜捅了她好几下,她才回过神来“这…什么情况?”

  周娜说“哎呀,这个不重要,快快快,往前看,人来了。”

  说话间,Jack已经从舞台上下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傅胭走来。

  走到她面前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单膝跪地,举起手中的戒指盒,打开,深情款款的对她说“Lucia,请嫁给我吧。”这一招是周娜教他的,她告诉他中国的女孩子喜欢这样,很浪漫。

  酒吧中有不少人都在起哄,吹口哨和兴奋喊叫的都有,即便是在国外,这种浪漫狗血的求婚场面,对于大众来说,也是个有意思的事情。

  傅胭的嘴角不太自然的“你先起来吧。”

  Jack自顾自的牵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我是真心的。”

  傅胭下意识的就要把手往回一

  “啪!”忽然间,整个大厅的所有灯光全部熄灭。

  一下子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周围响起了一片尖叫,不过更多的听上去像是意外和凑热闹的叫声,害怕的倒没有几个。

  傅胭倒真是被吓了一跳,她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手臂突然一紧,有人拉住了她。

  紧接着,她就被拉走了。

  “?”

  傅胭被人拉出了正处于一片黑暗之中的酒吧,到了外面,视线顿时就清晰了,她抬起头,进入眼帘的是一张帅男人的脸,五官深邃,高鼻梁、薄感,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就这么凝视着她,脸上尽是绷不住的醋意和不

  傅胭没有挣扎,而是抬起手指着他“你…”话未说完,又被这亚洲男人给弯扛在了肩上,他大步流星的朝前走了几步,停在了一辆车前,将车门一开,二话不说,直接将她给了进去。

  傅胭被这人莫名其妙的给丢到了副驾驶座上,倒也没生气,只是耳朵,小声的嘀咕了句什么。

  后座传来狗叫“汪呜~”

  傅胭闻声回头,一只大狗正扒着椅背,朝她快的叫着。

  每天都换着花样过来报道的送货小哥,摇身一变,倒变成不讲理的狼人了,说也不说一句话,直接将人拽出来扛着扔到车上。

  代步工具也从自行车变成四轮跑车了。

  男人将她放到车里之后,转身自己也上了车。

  一路上,除了这只大狗在和傅胭互动外,男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开着车。

  等车停的时候,傅胭才发现这是她家的马路对面。

  男人替她解了安全带,随后下了车,走到另一侧替她打开车门,说“下来吧。”

  傅胭被他牵着下了车,男人将后车门也打开,大狗也跟着窜了出来,它难得没有撒捣乱,而是老老实实的趴在了一边。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她没有质问他今天这一系列的举动是出于什么原因,只是抿着嘴,抬眼看着他。

  两人似乎都想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些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而后,男人突然抬起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他的动作温柔的有些小心,仿佛手中捧着的是一个无价的稀世珍宝。

  傅胭垂着眼睛,睫在眼睑处投下了一片淡淡的阴影,虽然她脸不红气不,却仍然能叫对面的人感觉到她的害羞。

  男人慢慢的、缓缓的低下头,吻住了她。

  这一吻的时间不算很长,嘴贴着嘴,这是最原始的接吻方式,很像小孩子在换彼此手中的糖果,带着甜蜜又好奇的期待。

  男人觉得有些惊讶,因为,没有预想中的大巴掌呼到他脸上。

  毕竟在她眼中,他只是个外人罢了。

  两人的嘴分开之后,傅胭微微弯起了嘴角,抬起头“你…”男人却抢先了她的话头,冷静地说“这么晚了,快点回家,狗先放你这里一天,我明天来接它,晚安。”说完,他也不等她答复,转身就绕到车的另一边,钻了进去,连安全带也不系,直接发动了车子。

  傅胭挑了挑眉,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他将她从求婚现场抢了出来,又开着车一路开到她家门口,下车之后还顺便摸了她的脸,亲了她的嘴,这一切举动明晃晃的都在表明着一件事情…结果,这人干完了坏事之后,正事也没说,就这么撂下一句话,接着就转身走人了?

  眼看着他的车已经开了到道中央,离自己有好几米远了,傅胭无奈的蹲下,伸手摸了摸大狗的脑袋,对它抱怨说“你看看你爸,还傲娇呢。”

  大狗摇了摇尾巴,表示赞同“…”“砰——”

  傅胭一惊,手下的狗脑袋也是被吓得一哆嗦,一人一狗齐齐的回头看去。

  一秒、两秒、三秒…

  “这个笨蛋!段衡!”

  “汪!”

  这个大笨蛋,居然开车撞到了树上!

  “你啊乖一点,你看你爹,睡的像死猪一样。”

  “汪呜~”

  “我儿子都瘦了。”

  “喵呜~”

  “儿子,你可是一只狗。”

  “嗷呜~”

  “嗯…变成狼也不错,哎呦,你要是变了狼,以后就给你改名字,不叫狼狼,叫狗狗。”

  “…”段衡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否则怎么会听到自家老婆失忆之前和狼儿子的日常小对话?

  这三年来,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这个场景。

  傅胭见他眼皮动了,便伸出手捏了捏他的鼻子,说“段衡,醒了就是醒了,别装睡。”

  段衡猛地一灵,他倒不是在装睡,而是人在苏醒之前,都得有这么几分钟的缓冲过程。

  “怎么突然哆嗦了?难道是被我捏中风了?”傅胭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替躺在病上的人按了按肩膀和胳膊。

  段衡终于撑开了眼皮,他的眼睛迅速又急切的向声音来源处望去,恐怕这一切是梦境。

  刚好,就和傅胭带着甜味的笑脸撞到了一起。

  “你醒了?”

  “…”“段衡?”

  “…”“怎么?你不认识我…啊…”傅胭正要打趣他,眼前忽地一花,猛然就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段衡紧紧地抱着她,力道大的甚至要将她整个人嵌入自己的身体,融到骨血之中。

  傅胭被他抱的有些不过气来,她伸出双臂回抱住了他,在他的背上轻轻摩挲着,说“我回来了。”

  “你消失不见的时候,我不敢相信你已经离开了我。”段衡声音有些发闷,他不肯放开她,一直就这么将她困在自己的怀里。

  他接着说“找到你之后,我不敢相信你已经忘了我。”

  “现在,我不敢相信,你是我的胭胭。”

  傅胭老老实实的任他抱着,眼眶却涨涨的有点发酸。

  她是知道的,以前,段衡是何等骄傲又自信的人,从不在任何人和任何事面前低头,飞扬不羁的像天空中翱翔的鹰。即便是她,也被他身上的魅力所深深的折服。

  可现在,他却脆弱的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走了,我一辈子都走不了了,我爱你,我舍不得你。以后等你老了,我还要搀着你一起去送我们的孙子和曾孙子,还有曾曾孙…”

  傅胭这辈子都没说过比这还要麻的话,几乎都要让人酥进骨子里了。

  而段衡回应给她的,是一个绵长又狂热的亲吻,这个吻不带一丝,含着他内心的感动和爱意,却更让人疯狂。

  不大的病上稳稳地承载着两个放肆拥抱和亲吻的人,即便是嘴有些肿了、破皮了,见了血,傅胭也不喊痛,而是热情的回应着他。

  直到段衡不小心将头磕到了头,纱布渗了血,被忙里偷闲的傅胭眼尖的给瞅见了,这场爱火织的热吻才算结束。

  傅胭火急火燎的去找了医生进来,重新给他换了药。

  病房里又恢复了平静,段衡死活不肯一个人躺在病上,傅胭也不和她玩害羞和守规矩那一套,直接上了,侧着身,和他躺在了一起。

  两人四目相对,傅胭被他盯得脸热,便换了个姿势,将头枕在了他的上。

  段衡抬手摸着她的头发,心中感慨万千。

  这几年的事情就像一场梦。

  傅胭知道他现在心里是疑问,不等他问,便将这三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被绑架那时,傅胭在向林湘求救了之后,脑袋就一直不怎么舒服,后来又被灌了药,情况就更加严重了。

  成功得救之后,那些神秘人将梁西宁和段楚楚送回了段家,而傅胭则被他们送到了医院。

  按医生的说法,这人再晚送来一会,不用进抢救室,直接就可以进太平间了。

  傅胭的头被打了那一下,着实不轻,脑震加脑出血,神经周围也被波及到了,她在医院昏了很多天。

  林湘赶到的时候,也没搞清楚状况,就先派人去打听了一下,得来的结果也不太全面,搞了半天,她到底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傅胭近段时间一直往医院跑,去照顾一个人。

  那个救了傅胭的男人又将她临晕前的那段话告诉了林湘,林湘琢磨了很久,又问了自家男人的意见,最后才决定先不告诉其他人。毕竟人还没有苏醒,而傅胭自己又下意识的说不想回去,林湘心想,保不齐是那边有什么陷阱,还是先观察一段时间再作打算。

  她救了傅胭,可不想再不小心将她推入了什么火坑里。

  而且,林湘也不知道应该将傅胭的情况通知给谁。她知道和傅胭是孤儿,和她最亲的人是那个孤儿院院长,但眼下那院长住院了,至于其他人…什么段家、周家还有朋友,一个个都不简单,林湘也不好判断这些人会不会对傅胭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所以至少,还是等人醒了之后再说,起码在这段时间,她要保证傅胭可以安全的养病。

  后来过了大半个月,傅胭才醒,但头几天,她也是不怎么记事的,说话说不清楚,脑子反应慢,虚弱得很。缓了一阵子之后,她人才算真正清醒了一些,也记起了事情。

  林湘大概和她描述了一遍情况,她就了解了。

  林湘一直关注着A市的动静,她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傅胭,比如说很多人在找她,以姓段和姓周的为首,几乎是地毯式的搜索。而傅东静那边已经离了危险,醒了,情况稳定,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醒了就好,你告诉我你需要联系什么人,我现在去帮你找…”

  “等等,等一下。”

  傅胭心里想了很多,这么多天过去了,院长妈妈醒了,情况还稳定,难道是段衡的母亲信了那老朋友的话,两个长辈已经冰释前嫌了?

  但不管怎么说,事情似乎是告一段落了。

  已经没事了。

  但傅胭却还是觉得,心里面憋闷得慌,却吐不出来。

  “我被绑架之前,又在医院的账户里存了一些钱,大概有四十多万,如果院长妈妈已经醒了的话,那应该能用到她出院了。”

  傅胭当时是图省事,一次存了这些钱到医院账户,免得还要往银行跑。如果做最坏打算的话,几十万也是挡不住的。

  不过现在倒是歪打正着,即便她不回去,走得远远的,也没什么事。

  “林小姐,我的账户里应该还剩下不是钱,医药费…”

  林湘打断她“医药费先不要追究了,我不差这些的。”

  “可是…”

  “钱我以后会跟你要,不过不是现在,你不要…你怎么了?”

  “我…头有点晕…”说完话,人就软软的倒在了林湘的怀里。

  诡异的是,等傅胭再醒来,就谁也不认识了。

  换言之,她失忆了。

  林湘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但她还是本着诚实的原则,紧忙叫人调来了一些资料,将傅胭失忆之前的事情完完整整的都告诉了她,当然,仅限于林湘自己所知道和所能了解到的。

  傅胭听完看完之后,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她不仅没有好奇或者是着急想要具体再了解一下自己的过去,而是在知道所有事情都安定了之后,就放心了,却不打算再回到A市去了。

  林湘问她接下来的打算,她说等身体好了就出院,找份工作,重新开始。

  或许,对于脑中毫无记忆的人来说,这样空白的开始,比回去面对旧事要轻松许多。她的记忆消失了,对过去的感情似乎也淡了。

  就这样,傅胭在林湘的帮助下,去了美国。

  不得不说,是金子总会发光,傅胭虽然记不住事情了,学习能力却还是很强,英语也没有忘,甚至连金融和管理的许多知识和经验都还刻在心上,一学就全部都融会贯通了。

  没过多久,仰仗着后门强大和自己的实力,傅胭找到了一份工作,表现出奇的好,连着向上晋升,职场上一路顺风顺水,为公司创造了不少价值。

  而她和林湘则成为了关系不错的朋友,林湘这几年只要有时间,就会过来看她,两人也经常去小岛上溜达,小生活可谓是过的有滋有味。

  当段衡找到她的时候,她还没有恢复记忆,所以两人正面碰见,她也没有认出他来。

  至于是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那也才是不久前的事情。

  段衡的经历和她相比,就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了。

  当时自己的母亲和姐姐被神秘人解救后给送到家门口,却丝毫不见傅胭的影子,段衡心急如焚,疯了似的开始找她,却毫无所获。

  可就连绑匪也是悄无声息被人给逮住送到警察局的,警察也不知道对方的来历,这条线完全被堵死了。

  直到一年之后,他终于在有心人的帮助下,查到了傅胭的消息。

  而当段衡心急火燎的找到傅胭的时候,他站在她面前,她却跟没看见他似的,推着自行车从他身边哼着小调走过去了。

  在那之后,他就扮成了各种推销员、商店人员、超市理货人员、送货员,一次又一次的和她碰见。只不过傅胭注意他的时候不多,直到他固定帮忙送货的时候,她才算记住了他这个送货员。

  如果不是那个洋鬼子Jack觊觎她,他也不会做出这种无异于走火的事情。

  思及此,段衡突然哼了一声,酸溜溜的说道“你到了国外,倒是魅力不减,一群美国苍蝇围着你转,嗯?”

  傅胭戳了戳他的手“我又不是娇滴滴的牡丹花,哪来的一群苍蝇?”

  “啧。”

  “你还不服气?你这个笨瓜,我恢复记忆的那一天,你带着狼狼过来,我还暗示过你,谁让你傻…还有那天,我说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结果你居然告诉我你也这样觉得,还有昨天的问卷…”

  段衡听她一张小嘴嘟嘟囔囔的说着,心一热,又将她给捞到了怀里,上嘴就亲。

  傅胭怕他再磕着碰着什么地方,连忙趁着空隙道“不要动…”未说完,嘴就被人给堵上了。

  所幸这家医院是认识的人开的,走了个后门,进了间高档的单人病房,免得被人打扰。

  两人都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腻歪了一会之后,便又亲亲密密的靠在了一起,空气中飘着的净是甜丝丝的味道,让人有些痴

  “当时,怎么就想走了呢?”

  “刚醒来的那时候就觉得很累啊…想任一下,后来把事情都给忘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一个人出去走走了,可能是是就算脑子坏了,心里也还有点记忆吧…”

  现在回想起来,傅胭也不太了解自己的当时的心境,她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离开的,现在想想,还是有点模棱两可的感觉。

  段衡抱紧她,他知道她那段时间受了苦,现在想起来,仍是心疼的感觉大于一切“以后不会了。”

  “会不会都不打紧,我再也不走了。”

  其实,傅胭还想再问他一些别的事情,她正酝酿着话,段衡就像感应到她心里的想法一样,在她问出之前开口“胭胭,家里一切都好,你心里惦记的那些人,比如院长、周…什么的,也都好。”

  不需要开口,甚至连眼神都不需要,只是这样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心跳,他就知道她内心的思绪和牵挂,傅胭的嘴角止不住的向上弯,有些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嗯。”“还有一件事。”

  “什么?”

  “是关于你父母的,我已经找到他们了,他们都还活着。”

  傅胭又惊又喜,从他怀里弹了起来,难以置信“真的吗?”

  段衡撒娇似的噘起嘴,指了指自己“躺回来。”

  她立刻乖乖躺回去,脸上难掩喜悦和激动,又眼巴巴的问了他一遍“真的吗?”

  “当然了,等我们回国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带你去见岳父岳母,他们非常想念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替她拢起额角边的碎头发。

  “嗯…嗯,好。”

  段衡替她抹了抹眼泪,柔声道“今天允许你喜极而泣,以后就不允许了。”

  “唔。”傅胭将眼泪鼻涕都蹭到了他身上,她抬起头,眼睛红通通的,跟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似的,表情叫人怜爱的不得了。

  段衡轻轻皱眉,却还是慢慢的替她抹着眼泪“再哭眼睛该疼了。”

  傅胭瘪着嘴对他说“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段衡顺着她的话问。

  “还是有你在的时候,比较幸福。”

  这句话似乎又触动了段衡的心绪,他先是笑了笑,随后笑容又变得有些说不上来的苦涩,他微微向下挪动,将头靠在了她的肩窝处,低声说“别再走了,我受不了。”

  傅胭眼泪朦朦的答应他“好。”

  “以后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

  她答应道“好。”

  “再敢走,我就打折我的腿。”

  “…我没听错吧?你要打折谁的腿?”

  “我的。”

  “为什么?”

  段衡声音坚定“让你一辈子都走不了。”

  傅胭不的敲了敲他的大腿“又开始瞎说了,等我们变老之后,你老的走不动道了,我肯定是要推着你走,但这不包括——”

  “老婆,你刚才说什么?”

  傅胭没有注意到他的称呼变了“我说等我们变老之——哇——你又唔…你的头…”

  她想要和他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老的哪儿也去不了,牙齿都掉光,头发都花白的时候,他们会闲适的依偎在一张双人摇椅上,依靠着彼此的,戴着老花镜,眯着眼看着屋外牡丹绽放,看着屋内儿孙堂。

  这样就好。

  —全文完—
上一章   诱捕   下一章 ( 没有了 )
恃宠不骄我就喜欢他那婚碎独宠有二我是你的小鱼专属尤物影帝初恋马甲破晓数钱数到手抽烈酒敬余生
欢迎您对诱捕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诱捕最新章节第38章儿孙满堂全书完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诱捕的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就到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