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这渔场被我承包了最新章节:第87章大结局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科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乡村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网游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仙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竞技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热门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都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言情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穿越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灵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军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官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排行 校园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推理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总裁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同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架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玄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武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历史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全本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好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 综合其它 > 这渔场被我承包了  作者:朝饮梅 书号:49506  时间:2019-12-14  字数:7522 
上一章   第87章 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林鸢将那硬物吐在手心, 拿过帕子将上面的油擦干净, 是一枚熠熠发光的钻戒。

  她不可置信地怔了三秒,转而惊喜地抬头望向傅白舟。

  只见他单膝跪地, 目光紧锁着她的眼睛, 蔚蓝深邃的眸子里全是她的倒影,似乎除了她, 再装不下别的东西。

  “从我们相识到现在,已经两年, 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人, 也是我想一辈子牵手走下去的人, 我不会讲太多甜蜜的话,只想你给我个机会,让我去照顾你, 疼爱你,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幸福。”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悦耳动听, 因为紧张而有些微不可查的抖动和低哑。

  林鸢曾幻想过被求婚时的场景,傅白舟身穿帅气的礼服,手捧鲜花和钻戒,单膝跪地深情告白,此情此景跟她想象中的别无二致。

  傅白舟深口气, 眉目坚定, 一字一顿:“林鸢,你愿意嫁给我吗?”

  林鸢感动得快哭了,话到嘴边只剩三个字:“我愿意。”

  她话音方落, 十数声礼花炮筒的声音在头顶炸响,彩雪和彩带纷纷扬扬从空中落下,突如其来的爆裂声吓了她一跳,前一秒还在专注用餐的食客们,这一秒全都呼呼啦啦地跑过来,拿着彩带雾欢呼鼓掌,看样子比他俩还激动。

  被圈在怀中的林鸢一脸懵然,傅白舟笑着低声和她解释,今天的餐厅不对外营业,食客们特意请来她没见过的餐厅的老顾客,一切都是策划好的。

  傅白舟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亲手给她戴上戒指,亲吻她的手背。林鸢脸上浮上激动又羞涩的红晕,踮起脚尖,双臂搂住他的脖颈,将脸深埋进他怀中。

  这一刻,她是最幸福的人。

  ***

  林鸢答应了求婚,二人的婚事就算定了下来,在爱情的道路上已修成正果,但她也没忘记她奋斗了这么久所为的终极目标——开一家水产超市。

  傅白舟尊重她先以事业为主的意愿,并且在超市的构建上帮助她提了许多建设的意见,一千万的损失也并没有延宕水产超市建成的步伐,终于,策划许久、倾注了林鸢诸多心血的水产超市在第二年年底建成。

  超市开业的第一天,周围豪车驻扎,人头攒动,除了每季度一次的海鲜拍卖会,鲜少能在海鲜市场附近看到这样的盛景。

  水产超市门口摆了花篮,充气条幅高高立起,媒体手中的闪光灯和相机快门齐刷刷地对准了红毯,周云生带着白色薄手套,手持银剪,利落地剪短了红绸带,带断,掌声雷动。

  “恭喜,”周云生下手套,含笑同林鸢握手“林小姐,我很荣幸被邀请来当剪彩嘉宾…”

  周云生还未说完,只闻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惊呼:“纪雨棠来了!”“哇!女神来了!”

  一辆豪华的商务车停在了人群外围,纪雨棠在经纪人的护送下下了车,边走边向粉丝打着招呼,顿时吸引了一干媒体人和记者。

  早就有小道消息爆出剪彩开业的那天,大明星纪雨棠会来,没想到真的请来了。

  兴奋的媒体人一拥而上:“纪雨棠小姐,您不是在横店拍戏吗,怎么会来了A市?”

  “纪雨棠小姐,您也是来参加这家水产超市的剪彩礼的?”

  “听小道消息说,您和这家超市的股东关系非同一般,请问是真的吗?”

  纪雨棠站在话筒和摄像机的包围圈内,耐心回答媒体人的提问,在被问及最后一个问题时,冲林鸢的方向眨眨眼:“当然。”

  媒体娱记相互对视一眼,暗乐有大料能爆了,只怕明天的娱乐头条都会变成纪雨棠亲口承认同某企业老板有一腿,不惜抛下手头的戏,前来给金主的开业礼壮声势。

  几分钟后,才有明白人反应过来,不对,水产超市的最大股东,也就是刚刚和云臻副总裁握手的,是个女人啊…在媒体采访纪雨棠的时候,人员便打开超市大门,正式开始营业,等有些精明的记者反应过来,林鸢早就跟着人群大进了超市,完全寻不见她的身影了。

  等得迫不及待的人们大量涌入,进了超市后,无不啧啧惊叹。超市的地砖采用的是新型互动地砖,有重力感应装置,人踩在上面,会泛起波似的涟漪,如同行走在海面之上。

  进入售卖区,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玻璃水箱,水箱里各种海鱼在摆尾游动,吐着泡泡,连壁纸都是浅蓝色,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座巨大的水族馆,其中不乏一些市面上少见的,叫不出名字的,在箱壁的一角都贴心地写着鱼类的名称、售价、以及简短的介绍。

  林鸢带着两位市场调研人员在超市里慢步逛着,纪雨棠正是被她请来救场的,剪彩礼成后,媒体和记者免不了要各种轮番采访,林鸢疲于应付,有纪雨棠在,她倒是可以身了。在她看来,什么媒体宣传都是噱头,第一时间记录下顾客们的建议和反馈是最重要的。

  超市共有五层,分为鱼、虾、蟹、贝几大区,每个大区又会根据其品种和栖息海拔不同,分为几个小区。现在每个区都人为患,人们对于这种半自助式的新型营业风格很感兴趣,既能亲身感受到捞捕的乐趣,确保海产新鲜,又没有海鲜市场那么杂乱,不用担心缺斤少两,价格也便宜又实惠。

  不过半个小时,收银台前就已排起了长龙。

  目前看来,试营业还是很成功的。

  路过浅海贝区时,林鸢目光微凝,留意到一位带孩子的母亲,孩子四五岁,正是贪玩的年纪,趁母亲在忙着捞牡蛎称重的时候,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水箱,大头朝下,想徒手去抓水里的贝壳。

  孩子抓着水箱边缘的小胳膊摇摇晃晃,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进水箱,林鸢几个大步上前,眼疾手快地一捞,一手托住了小孩的肚子,一手揽过他的双腿,将他放在地上。

  小孩的妈妈刚刚转过身看到这一幕,连忙奔过来,朝林鸢道谢。

  水箱的里的水不深,刚刚好是小孩脑袋的高度,四周都有人,就算掉下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免不了要成落汤

  “举手之劳,”林鸢示意母亲没事,小孩子一落地,便从林鸢的怀中挣脱出来,跑去妈妈的身后躲着,只出一个胆怯的小脑袋,林鸢弯冲他挑挑眉毛:“小心喔,以后不可以再做这么危险的动作了。”

  年轻妈妈一手牵着孩子,一手拎着海产去收银台结账了,林鸢偏头对身旁随行的员工说:“记上,以后每个水箱都加做一个可旋转透气的箱盖。”

  市场部员工边记边疼道:“每个都要配吗,那可是一大笔开销…”

  “安全第一。”

  林鸢转过身,有个手持带有当地新闻频道图标的记者站在她的近处,笑地看着她,也不知道在那蹲守多久了。

  “林总您好,可以采访你几个问题吗?”

  林鸢依旧不太习惯林总这个称呼,虽然不想过多在镜头前面,但人家既已逮到她了,她也不好拒绝。记者先是问了几个“怎么会想要开这样一家水产超市”等笼统的问题,林鸢都一一作了答。

  似乎是看她有问必答,且好说话,记者姐姐突然抛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看到你们超市的宣传标语说,囊括市面上可买到的所有海鲜食材,这句话是否有夸大的成分呢?”

  林鸢从容回道:“这个问题,我想你自己去售卖区走走看看,会更直观一些,也比我空口在这说,更让你信服。”

  确实,他们这些记者一来到这,先是采访周云生,又是采访纪雨棠,采访林鸢,都还没有在超市里好好地逛上一逛。

  采访完毕后,记者照林鸢所说,从一个顾客的角度,彻彻底底地把超市里外逛了圈。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女记者发现诚如广告语所说,别说是海鲜市场内可买到的海鲜,买不到的深海海产也可以在这里找到踪迹。

  从接地气的只会在泥沙里跳跃蹦跶的弹涂鱼,再到极地海域才会有的长寿鱼和磷虾,区别只不过是量多,还是量少而已。

  深海鱼和极地海产一旦离开海洋便活不长久,都是摆放在碎冰块的冰柜上供人挑选。北极贝被挖出了壳,只剩下一半雪白一半火红的贝,如同火烈鸟的尾羽,摆放在晶莹剔透的碎冰上煞是好看,新西兰深海鳌虾宛如一节节的竹笋,整齐地码成一排,几条长寿鱼都足有半米长,细小的鳞片红的,好似抹了油…

  女记者逛了一圈下来受益匪浅,深觉此趟回去,一定能写出比其他专注于作访谈的同行写出有趣十倍、干货十足的新闻稿。

  ***

  晚上,林鸢小两口在雅阙摆了宴席,宴请今来道贺帮忙的朋友,同时宣布他二人已订婚的消息。

  纪雨棠本来说好留下来吃宴席的,然而在低头看到手机上的新短信时,慌手慌脚地就要改签机票,立刻就走,林鸢正纳闷什么事这么急,没过两分钟,娄简来了。

  娄简现在比林鸢还忙的大忙人,他带领的商队在业界已颇有名气,也不再局限于只进林鸢这的海产,开始接触新的领域,出海一次,比林鸢兢兢业业开半年的罐头厂赚得还多,可谓是一干富二代纨绔里最出人头地的一个了,去娄家大少爷的名头,被打上了成功人士的标签。

  他今天刚刚坐轮渡出海归来,没有赶得上白天的剪彩礼,他见着林鸢,先是道了喜,第二句话便是问“纪雨棠呢?”

  林鸢如实告诉他在他来到的前五分钟,纪雨棠刚走,如果现在追出去,还来得及。娄简气急败坏地点了烟,没两口,还是咬牙追了出去。

  林鸢委实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一个抓一个跑,一个见了躲得远远的,一个恨不得追到天涯海角。

  她本来以为粉丝追明星这种事很不靠谱,且娄简又不是什么长情的人,谁知两年过去,娄简对纪雨棠的热忱依旧不减,有次林鸢从傅白舟那听说,娄简之所以会这么努力地开始打拼事业,也是为了能够配上纪雨棠,看他的架势,似乎有非卿不要的意思。

  然而纪雨棠天爱玩,顽劣执拗起来,林父林母都拿她没招,娄简若想修成正果,只怕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这次水产超市建成,林家那边唯有纪雨棠知道这消息,这也是建立林鸢知道上回被骗回家,纪雨棠并不知情的基础上,其实与林父林母的恩怨,本就与林澄林棠这对兄妹无关,但林鸢还记着林澄上回敲她屋门说的那番话,把她气得不轻,于是这次宴会她只通知了纪雨棠一人。

  至于林父林母,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在电视机前看到她名下的水产超市开业的新闻,看到后他们会是什么心情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娄简走后,林鸢又来了一位老朋友。

  这还是林鸢既巴厘岛后第一次见到卡琳娜,她与秦佰川的婚变在圈子里已传得沸沸扬扬,但不知是海王娄的注重声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二人并没有离婚,还维持着表面现状,然而家里的经济大权显然还是由卡琳娜掌握,佰川食府的分店建到一半已经盖不下去了,秦佰川现在的日子想想也惨淡。

  卡琳娜打扮得光鲜亮丽,虽然结婚一年多,但还是如少女般美貌,旁边领着一位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子。

  “这是MR。范,我的…朋友。”卡琳娜向林鸢介绍身边的男士,无论是相挽着的胳膊,还是亲昵的语气足以看出二人的关系并不仅限于此。

  她的这场宴会自然不会请秦佰川,所以倒不会有情敌相见的尴尬局面发生,不过卡琳娜此举未免太过招人非议。

  林鸢惊讶于她的大胆直接,同时也欣赏她的做法,若卡琳娜整斗小三或者想着怎么绑住丈夫,林鸢反而会瞧她不起,都是身出高门,何苦为了一个秦佰川伤神又伤心?

  “范先生你好,”林鸢客套地招呼了一声,对卡琳娜道“我给你们安排在最里面的包厢,跟周先生他们一桌,径直往里走就是。”

  他们同是商贾背景,坐在一桌会更有话题,林鸢自己则是跟傅白舟、潘晓琳等更相的朋友坐在了一桌。

  潘晓琳和萧驳好上后,林鸢去探潘晓琳班时,碰过几次萧驳,感觉在工作上他对潘晓琳依旧很严厉,并没有什么改变。

  今天在饭桌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萧驳和潘晓琳在生活中的相处模式。

  萧驳在林鸢的印象中,是个有点大男子主义、不苟言笑的刻板直男,在这场饭局中,萧驳依旧没怎么说话,全程在埋头剥虾,剥出来的虾仁无一例外都进了潘晓琳的碗里。

  这一发现无疑让林鸢小小的震惊了一把,戳了戳旁边的潘晓琳,低声道:“看不出来萧驳这么细心,一直在帮你剥虾哎。”

  潘晓琳咬咬筷子,勾道:“他啊看不出来的事,多着呢。”

  “原来,我也以为他不近人情还很凶,相处了那么久,我算是发现了,他就是个披着狼皮的小绵羊。”

  林鸢好奇:“怎么说?”

  “你能想象他一出差,一天至少给我打十个电话,晚上还必须视频才能睡着吗,你能想象他前脚当着全节目组的人骂过我,怕我生气,后脚就偷偷给我发回家跪键盘之类的认错短信吗,”潘晓琳瞥了一眼就算在剥虾侧脸看起来也很冷傲的男票,为防他听见,凑过来同林鸢笑着咬耳朵“还有你知道我无意间发现他手机里给我的备注是什么吗?”

  “什么?”

  “亲亲宝贝小甜心。”

  噗…完全想象不出来,萧驳那副面瘫脸说出亲亲小甜心的样子,林鸢笑到肩膀抖动,这难道就是反差萌吗…

  说到手机备注,她也忽然想起来,傅白舟曾偷偷把她手机上他的备注改成小鸟饲养员,难道男同志们都很热衷于改备注这种事吗?

  “我当时看到事,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潘晓琳毫不吝啬地黑着自己的男朋友,被喂了一嘴狗粮的林鸢低头吃了两口菜,只听潘晓琳问她“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

  “不知道,有可能不办。”

  她现在跟傅白舟算是彻底同居了,随时都能去民政局领证。办婚礼的话,又要办酒席,拟请柬,请司仪,订酒店,想想就觉得好麻烦。她的朋友不多,结婚也不会请林父林母,没有长辈在场,光这点就尴尬的,傅爸爸也是不会讲究中式婚礼的人,想想倒是没什么必要了。

  潘晓琳继而又问“那度月呢,你们想好去哪里了吗?”

  “我们自然有最理想的月去处,你就别心啦。”林鸢说罢,出一抹意味盎然的笑容。

  ***

  “A市的第一家大型自助式水产超市隆重开业,许多业内大咖莅临到场,云臻的副总裁作为剪彩嘉宾,更有当红一线大明星纪雨棠前来助阵,可谓是空前盛大…”

  “观众朋友们,我现在就在水产超市的第一层,今天也是这家超市营业的第一天,从我身后的人群就能看出来,真是空前的火爆呢,今天主持人我就带你们领略下,这家超市到底有哪些特殊之处呢…”

  “哇,从小小的螺丝到皇帝蟹,可谓是种类齐全,应有尽有,每个区域都分类得很详尽,正如超市宣传单上印着的广告语,囊括所有的海鲜水产…”

  电视里的正在播着本台的午间新闻,画面中的主持人正是上次采访林鸢的那位,这段新闻几乎把超市里每个区域的镜头都给到了,接下来便是她采访林鸢的对话,看得出这位记者把她的话听进去了,并且播的时候也把林鸢回答记者让她多去逛逛的那句话给删掉了。

  自水产超市开业后,无论是媒体还是顾客,收到的反馈几乎全是好评。试营业过去,超市在上个礼拜进入正式营业,最开始由新鲜感而带起的热度降了下来,但每天仍旧是和的状态,营业额完全不输普通的大型超市。

  傅白舟正在厨房忙乎,林鸢坐在电视前,听着女记者夸夸其谈着水产超市的各种好处,不仅方便了群众的日常生活,并且几乎成了A市这座沿海城市的地标。

  拥有一家水产超市的目标达成,林鸢觉得她该履行对傅爸爸的承诺了。

  低头摸了摸口处的那颗水滴状的蓝宝石,冰冰凉凉的触感,隐隐散发着一如当初的幽蓝光芒,然而和当初不同的是抚摸着它的手,无名指上已戴上了一只闪闪的婚戒。

  她也有为这天的到来做足了准备,从水产超市开始施工后,她的罐头厂就不再用渔场出产的原料了,全都是从渔场的养殖户手中收购。水产超市里绝大部分的食材也都是她收购来的,有些是从国外空运,有些是本地出产,这样的做法无非是辛苦些,赚的钱少一些。

  回想这三年多以来,因为这条从天而降的项链,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从一个连房租都不起的无业单身狗,到有了令人羡慕的成功事业和圆的爱情,而现在是该收手,封存这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让自己的生活回归到脚踏实地的正轨。

  林鸢来到书房,拉开最底层的抽屉,将脖前的项链取下,放入盒内。

  或许许多年后,这条项链也会像傅爸爸的那条项链一样,失去进入异空间的神奇效果,或许在它失去效果后,又会有和她一样的幸运儿捡到一条新的渔场项链。

  希望那个幸运的人能好好善待和珍惜它,而现在的她已不再需要它了。

  客厅里传来盘子放在桌面的声响,听到傅白舟唤她:“老婆,菜做好了,快来吃饭…”

  “就来。”

  林鸢将抽屉推合,走出书房,轻轻带上了门。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还有一篇婚后甜番之大王乌贼的番外,度月其实是在番外里男主会和女主一起进入空间渔场啦,以及包含渔场的后续~

  本来在纠结要不要写篇男主继承父亲衣钵,女主作后援,去参加厨神争霸的比赛,想了想还是铆劲放在新文里写吧,新文中厨神变女主了:-D

  新文在存稿中,讲的是一位清宫御膳房第四代传人,从小跟着师父隐居山林的乡下小妹,独自来到大城市,从最底层的洗碗小妹做起,最终成为三星米其林大厨的励志文。

  新文会写得更专业,以事业为主,恋爱为辅,既是女主的成长史,也会写到中华美食与异国美食文化的碰撞,作者君要去恶补一些关于烹饪的知识了。

  感兴趣的妹子们去收藏下吧(*  ̄3)(ε ̄ *)

  用APP看文的小伙伴可以戳进作者专栏里收藏新文,感谢大家的支持,下本见,笔
上一章   这渔场被我承包了   下一章 ( 没有了 )
诱捕恃宠不骄我就喜欢他那婚碎独宠有二我是你的小鱼专属尤物影帝初恋马甲破晓数钱数到手抽
欢迎您对这渔场被我承包了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这渔场被我承包了最新章节第87章大结局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这渔场被我承包了的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就到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