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你就仗着我爱你最新章节:第115章Chapter115结局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科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乡村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网游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仙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竞技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热门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都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言情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穿越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灵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军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官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排行 校园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推理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总裁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同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架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玄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武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历史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全本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好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 综合其它 > 你就仗着我爱你  作者:尤小七 书号:49507  时间:2019-12-14  字数:10077 
上一章   第115章 Chapter 115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阴沉的地下室里, 陆澹白赶到时, 被面前的画面微怔。

  七八糟一摊翻到的桌椅背后,是一个石柱子, 而庄清研母女, 就被绑在上面。

  石柱另一侧,加文就坐在一个废旧的单人沙发上,看着陆澹白来,他一笑, “哟, 来的真快!”

  陆澹白面色冷峻,先是打量母女两的情况, 母女两人虽被人绑着, 但身上并无什么伤,陆澹白紧提的心稍微松了口气,向加文道:“先生这是想做什么?”

  他一出声,小茉莉便听出来了,她被绑着,嘴里喊起来“爸爸!爸爸!”

  她看不见,可耳力远比常人更灵敏, 而庄清研是自陆澹白进来便看得清楚, 只是没出声,用眼睛冷冷盯着陆澹白——她也是被绑到这才知道,陆澹白竟然在地宫里放走了加文!

  加文注意着这一幕, 口气惋惜地向陆澹白道:“呀,白,看来你巴巴来英雄救美,人家不领情啊。”

  陆澹白并未理会他的嘲讽,只道:“先生与我之间有矛盾,何必牵扯到老弱妇孺。”

  这一瞬陆澹白的心思也极复杂,既担心怀着身孕的庄清研,又担心娇幼年盲的女儿,又不堪自己先前放虎归山的心慈。

  可他几乎是逃不这个局。

  他的人生经历远比常人更心酸复杂,二十年前如果没有A。G的收留,他也许早冻死在那个雪天的街头,而这些年,加文虽然利用他,但也养育他栽培他,他能坐上光大执掌人的位置,AG的作用不可小觑,无论好恶恩仇,没有加文就没他陆澹白的今天,要他在地宫眼睁睁看着加文死,他做不到。

  所以加文与AG,即便他们再十恶不赦,都是他亏欠的恩与义。而他与庄清研,是情。自古以来,男人总是恩义情难全。

  而当情义冲突,为了情,他决定斩断恩义。

  故而他就当一恩还一恩,饶了加文一命,后恩义两不相欠,名正言顺退出组织。而情一事,他全力挽回,但不论是否破镜重圆,他都决意洗心革面走回正常人的轨道。

  这是他在孩子面前,必须有的姿态与责任。

  但没想到的是,加文藏了一手。陆澹白以为组织成员在地宫尽陨,加文就成了孤家寡人,这么大年纪,后也难以做恶,更不会再对庄氏有什么威胁,却没想到加文用隐藏的力量反扑。眼下看庄氏母女被掳,他心中悔愧加,只恨时光不能倒回,那地宫就该一了百了。

  饶是如此,他表面上仍是镇定地说:“把女人跟孩子放了,有什么条件,尽管跟我谈。”

  见他一派平静,加文冷笑起来“放了你女人…哈!”他陡然起身向庄清研一指“这是个普通女人吗?有这样的女人吗!我们AG差点被她毁了!”

  他骂着就暴躁起来“你这白眼狼!我养你这么多年!你背信弃义,为,坑害组织,杀兄弟…你跟这女人,我告诉你,你们这样对组织,罪无可赦!”

  他越骂越狠,简直有些语无伦次。

  谈判无法推进,陆澹白眼神一凛,心中念头更是阴郁——其实在得知女被绑,这心急如焚飞奔而来的一路,他就已下定了决心。

  哦,不,应该说,他是顿悟了。

  对于丧心病狂的人,慈悲只会让他更丧心病狂。

  而对罪大恶极的组织来说,慈悲只会放纵罪孽更深。

  彻底连拔起,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他决定,下死手。

  他用眼神向身边大秦下了一道令。

  强攻!

  “砰”一声响,下一刻就见地下室被破门撞开,几十号人拿着家伙猛地冲了进来。

  AG的人在短暂的怔愣后开始反击,双方厮杀起来,陆澹白准备充足,带的人足够多,很快占了上风,A。G的残不是对手。加文被几个余护着后退,陆澹白瞅准机会向庄清研母女的方向去,准备营救。

  就在陆澹白手将伸向庄清研的一霎,那跟原本绑着庄清研跟小茉莉的绳子忽然向上一提!陆澹白的手扑了个空,而被捆的母女两居然顺着某个移动的底座,掠到了加文面前!

  原来这是一个设好的机关!

  陆氏的人怔住,就听角落里的加文哈哈大笑,将一把对准了庄清研的后脑,冲陆澹白道:“哈哈哈,你的人再多又能快过我?我的直接挨着她的头。只要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你女人孩子就…砰!”他做了个夸张的姿势“脑浆飞出来…溅到你脸上…”

  他张狂笑着,对人质残忍,对自己又十分小心的隐藏。

  ——怕陆澹白狙击自己,他选择地下室里一个特殊的位置,那是两柱靠近的墙梁,他人瘦,缩在墙梁的隙里,侧身与背被牢固的房梁挡住,子弹打不到,正面则用庄氏母女挡住自己,陆氏的人如果轻易动手,伤的一定是庄清研或者小茉莉。

  陆氏的人投鼠忌器,而加文就是仗着这点,狡猾地隐藏在母女身后,他甚至不急不慢掏出了一把,两手握着两把,分别对着庄清研与小茉莉的后脑,挑衅般地笑着:“哈哈哈,你来啊,来打啊!狠狠打!”

  陆澹白薄紧抿,但口抵在庄清研跟小茉莉后脑,若把加文急了,母女两绝对血溅当场,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盯着加文手里的,缓缓道:“你不就是不我退出吗?你把她们放了,换我上去!解你的心头恨!”

  加文的声音从庄清研身后传来,含着尖叫的恼怒“我是恨,恨你背叛组织!背叛我!但我更恨这女人毁了我的A。G!这个人,我四十年的心血,她竟然…竟然…”

  加文盯着庄清研如灼灼烈焰,他是真的恨,一面恨却一面又不得不承认,即便这女人现在被自己绑起来不能动弹,也掩盖不了她险些击溃AG的事实。

  她的彪悍还不止——之前将她打晕掳过来,她在车上醒了后,为了保护孩子,跟绑架的AG成员动手,一个弱女子当场干掉了三个大男人。若不是有孩子牵制着她,他们AG的人未必拿得下她。

  而被掳到这里,她也从未像普通女人一样,出慌张或仓皇的神色,她安抚孩子,冷静对待周围一切,在不能抗衡的时候,她就带着孩子保存体力。

  而即便现在,口顶着后脑,生死也许就在下一刻,她也没有慌乱半分,看似平静的状态下是紧绷的身体,像一只豹猫不动声的蓄攒力量,一旦出什么意外,就全力一搏。

  而她怀里的小小女童,竟也出奇的镇定,虽然眼睛看不见,但这样生死的恐惧中,她不曾哭过一声,只是用小手抓着庄清研,脸转向陆澹白的方向。

  小小的人,听到父亲来救自己,又紧张又激动,但知道若随便发出声音,可能会干扰父母的判断,所以她一直保持安静,用耳朵收听动静。

  想到这加文反而越发恼恨起来,向陆澹白吼道:“你不是要替这女人受过吗?好,我给你机会。你给我跪下来,向着地宫兄弟们死去的方向,磕头忏悔!死了多少个人,你就磕多少个头!…”

  “不要!”加文的话还没说完,大秦已经出声“陆哥,不要听他的!凭什么!”

  “凭什么?”加文一手挥舞着,尖利地嚎叫“凭这女人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地宫里没了这么多人,这是她的罪!陆澹白这狗娘养的要替她赎罪,那就来!”

  被绑着的庄清研脸色微变,地宫的事是她干的,跟陆澹白无关。她恼恨陆澹白放虎归山连累了自己,却也从没想过要陆澹白背地宫这个锅。

  加文在那边吼:“不肯是吗?没关系,那就换个人受过好了!”

  下刻便听小茉莉一声“啊”地痛呼,就见加文不知何时掏出一片刀片,划过小茉莉的大拇指。

  他的速度快到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而孩子的手已滴滴答答血,加文笑着“陆澹白,听说你女儿会拉琴啊,来,我就从这只手开始废…”

  他玩着刀片,表情近乎狰狞“来来,大拇指小拇指,我一个个挨个…直到挑断手筋…”

  孩子痛得浑身发抖,庄清研身子被绑着不能动弹,目眦裂,再忍不得“加文你这变态,对孩子做什么,冲我来!”

  加文扯着她的头发狠劲一拽,用把重重砸向庄清研的后脑“急什么!马上就到你!”

  被这狠劲一砸,庄清研眼前一黑,先前她的后脑就在医院被掳时受了袭击,加之又是孕妇,被绳索捆绑在地下室几个小时,如今这重重一下,她几乎要厥过去。

  加文拽着庄清研的发,着她的太阳,炫耀似地看向陆澹白“哈哈哈,你确定不向我忏悔?好,那我也不墨迹了,先死你女儿,再送你女人!”

  “陆哥!”陆氏的人都心急如焚,去看陆澹白,陆澹白的情绪显然也崩到极点,谁都看得出来,他手袖里扣着,只待有任何机会就爆发,可奈何加文占着万夫莫开的位置,后有牢墙高耸,前用庄氏母子做盾,他根本找不到机会。

  那一刻大秦感觉陆澹白眼眶都是红的,是充血的红,是恨自己无法解救儿的恨。

  堂堂七尺男儿,被人用女威胁。是个男人想想都觉得既恨又悲凉。

  就在加文再次拿起刀对向小茉莉致命之处时,地面噗通一声闷响,细微的灰尘飞溅,阴暗的地下室中,谁也没想到,这个平时骄傲如月的男人,垂下高高在上的头颅,缓缓跪在了地上。

  “放过我的女。”陆澹白说。

  “哈。”加文挑眉笑:“你小子终于乖了啊。好啊,来,磕头啊!向我磕头,我要你清楚,谁才是主子!”

  他带着胜利者的笑,对着小茉莉手腕的刀进了一寸。

  锋锐刀片闪过陆澹白的眼,陆澹白将头垂到了地上。在他额头触到地面的一霎,几乎所有陆氏的下手都叫了起来“陆哥!”每个追随他的人眼中都是不甘与痛惜。

  “出去!”陆澹白喝到,众下属不解,陆澹白再次出声“大秦,带兄弟们出去,我的私事,我自己解决!”

  大秦微怔,随即他意识到了什么——陆澹白明着厉喝他,明着服软地跪下了身,但自己分明看到,陆澹白的眼神跟往日般犀利,他飞快往加文身后的那堵墙瞟了一眼。

  往前的默契让大秦心头一震,接受到了陆澹白这个暗示,他装作心有不甘的模样,手一挥“好了,既然陆哥吩咐,所有人跟我出来!”

  陆氏的人褪去后,房里就只剩对峙的几个人。

  陆澹白将头叩在地面,道:“是澹白有愧于组织,我向伯爵赔礼,请伯爵放了我女。”

  大抵是为了稳住加文,陆澹白将头埋得深深地,甚至贴到了地面。

  庄清研在旁看着,阴暗光线中那男人低而卑微的姿势,让她突然有些恍惚,她从没有想到他会跪下,这样蹦躬屈膝地低头,卑至仇人的脚下。

  加文很满意,笑得却越发狰狞“你以为磕完头就完了?”他目光往陆澹白腿上一扫“解下你的佩刀。”

  陆澹白微怔。

  加文摆出上位者高高在上的架子,命令道:“兄弟如手足,你的女人伤害了你的手足,你要代她忏悔,就先拿刀捅自己左臂。”

  见陆澹白缓在那,加文手中刀猛地指向小茉莉的食指,尖薄的刀片在幽暗中闪着光,孩子那细如葱的手指,也许再多一点力,就整削断。

  “慢。”陆澹白抬头阻止,然后迅速从身后拿了一大块玻璃,玻璃啪地砸碎,他捡起最尖锐的一片,直接划过左臂。锐利的玻璃不亚于刀刃,割破衣物,发出嗤的闷响,血腥味立即弥漫出来。

  他拿着染血的玻璃道:“不是刀,胜似刀,伯爵满意了吧。”

  “NONONO…那么多条人命!这么点怎么会满意呢!”加文摇头浅笑“还有你的右臂、左腿跟右腿…”

  他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笑眯眯地凑过来“这样吧,这个赎罪的游戏这么玩,你捅自己一下,我就放过你女儿一个身体部位…如何?”

  他笑着,手中刀片缓缓贴上了小茉莉的耳朵,只待陆澹白稍有不从,便整个削去,陆澹白眼睛眨都没眨,玻璃刀扎向自己左腿。

  空中血腥气越来越浓,刀刃扎破布料的声音一声接一声,小茉莉看不见,但耳朵能听到这些变故,她开始惊恐地尖叫“爸爸…不要…不要!”

  庄清研被绑在那,她的注意力是分成两部分的,在缓了会精力后她开始继续寻找生机——比如,她趁加文不注意,用衣袖遮掩着手,不动声地往糙的墙上蹭,想磨掉绑着自己的绳索,那捆住手腕的绳索,竟被她磨掉了一大半。再有一会时间,估计她的手就能解放了,待解放双手双脚,她必然奋而暴起。

  而另一面,她也注意着陆澹白,从他跪下的那一刻开始,她是诧异的,而现在陆澹白不惜以自伤的方式,护住她跟孩子。他四肢上渐渐染了血,而他的口,就是那夜被她刺过的地方,原本伤口就未好,这一番折腾下,旧伤直接崩开,血重新染红了衣襟。

  庄清研喉中不由竟有些堵,在陆澹白捅自己第三刀时口而出“陆澹白你住手!”

  陆澹白抬头看了她一眼,他浑身是伤,此刻还对她出一抹淡淡笑意“怕的话,别看我,低头看地面。”

  他这轻轻一笑,庄清研觉得口一滞,无法言明的难受,真低了头去。

  而就是在这一怔,她目光一顿。

  难怪陆澹白叫她看地面!

  就在她的脚下,她脚踝不远处,躺着一块薄薄的玻璃碎片!

  她一瞬顿悟!

  这都是陆澹白的计罢了!他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带佩刀!他执意选择用玻璃伤害自己,实则另有安排。他故意在砸碎玻璃的瞬间,让玻璃飞溅出去一部分,碎渣靠着庄清研近一点,给庄清研提供逃脱的契机。

  另一面,他多半是有其他的计谋,现在不过是用苦计拖延时间,给自己人从外的援助的时间,也给让庄清研自救的时间。

  很好,她手上的绳索已经快磨断了,再来一点锐器,就大功告成。

  眼见加文还在那瞅着自罚的陆澹白笑,并没有特别留意自己。庄清研小心翼翼移动脚,她穿的是裙子,裙子宽大易遮挡,她用裙裾做伪装,不动声将碎片移了过来。

  那边,陆澹白已浑身伤痕累累,玻璃划伤一时半会并不致命,但瞧那七七八八的划痕血口,血染了一身,也是相当惨烈…加文就爱享受着这种待他人的过程。

  下一刻,他突然想玩其他的花样了。

  他将目光转向了小茉莉的脸,啧啧道:“白,不得不说,你这娃长的真是可爱,纷纷花似的…就是不知道,留了刀痕是什么样…”

  他说着将刀片往小茉莉雪白的脸蛋一靠,眼神狰狞,口吻却还慈祥无比“来,小乖乖,爷爷赏你个印记好不好?”

  就在他手就要往下一划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一直被钳着不能动的庄清研腿猛地向后一踢,踹飞了加文手中的刀片!下一刻她伸手一捞,将捆着的小茉莉向前一推,直接“抛”向陆澹白的方向。

  得到碎片的庄清研,利用陆澹白故意拖延的时间中,用手袖掩护,终于割开了绳索。踢到加文后,闪电般将孩子送了出去。

  陆澹白从地上一跃而起,飞快伸手接孩子。

  而几乎是刹那,砰地一声响,是加文开了,目标瞄准小茉莉。

  就见他举起的一瞬,庄清研劈掌过去,她原意是想将夺过来,但她没想到加文都五六十了,竟还有这么大力气,不愧是残暴成的土匪首领。她夺不过来,只将的方向撞偏,子弹飞出去,砰地在窗台上炸开花。

  虽然这下救了小茉莉,庄清研却是彻底落到了劣势,原本加文一个人控制两个,多少要分心,现在只用控制她,加文重重踹向她的小腹,庄清研怀着孩子,被这用力一踹,痛得痉挛,就要往地上瘫去。

  “清研!”是陆澹白的厉喝,他接住了小茉莉,再回身接应庄清研,眼见庄清研被踹,他脸色大变,飞速上前,奈何却晚了一步。

  口直接对准了庄清研的小腹,加文狂笑着“陆澹白,你信不信我一打爆子,让她一尸两命…”

  庄清研身上剧痛,那口就抵着皮,冰冷而硬邦。

  耳畔是陆澹白的怒吼,可他再快也来不及了!

  她听到了扳机的轻叩声,是手指扣着扳机往下的的力度。

  她从未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

  她闭上了眼。

  下一刻,响的却不是声,耳畔传来了比更响的,震耳聋的大响——在扳机还未全完按下之时,加文身后墙轰隆隆倒塌一大块。

  ——那是陆氏的人。

  他们竟然推翻了墙!

  刚才加文背靠着墙角,又用庄氏母女做掩护,陆氏的人无从下手。陆澹白假意屈服加文,缓兵之计,利用跪拜之机,递出信号,让大秦带人出去解决——而陆氏的铁汉们竟然釜底薪,直接推倒了半堵墙。

  墙一倒塌,加文的后背出来,立刻就可以狙击。陆澹白一声令下,加文的后背砰砰砰连中四五

  血花炸在空中,爆出大朵蓬松的血腥,加文打得浑身颤抖,一个个血窟窿犹如筛子,声结束后,他睁大眼,死死盯着陆澹白,血从他的嘴角下,他踉跄后退几步,指着陆澹白说了句:“好…好…”整个人彻底倒下。

  就在众人松一口气时,临死前的加文在地上蜷缩了一下,出一抹诡异的笑,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眼前火花一闪,加文的身体砰地爆炸!

  他竟然在身上捆了!!

  击毙他的同时,就是点燃!

  轰隆隆巨响,房间炸垮了一小半,房梁咔擦擦塌下来,立刻将房那边的陆氏下属隔在外头。所幸他们方才都是蹲在远处狙击,并没有遭到重创。

  而这头,爆炸前陆澹白就发现加文的不对,他抱着庄清研母女往外狂奔了大几步,在炸起的瞬间,本能地将庄清研跟小茉莉往身下一

  但爆炸还不是最可怕的,巨大的爆炸声响后燃起了火,闻到烟味的一瞬,陆澹白将庄清研推起来,把小茉莉到她怀里“快走!”

  庄清研反应过来,见地下仓库里堆的建筑材料霹霹啪啪全烧了起来,她拉着小茉莉,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拼命往外跑。

  外面就是长廊,跑了几步她回头看,却见陆澹白并没有跟出来。

  不仅没出来,他还搬出一个残破的大铁板,试图堵上地下室通向长廊的门。

  “你干嘛!”庄清研隔着门板喊“出来啊。”

  陆澹白着数百斤的门板,出虚弱的笑“我腿受了伤,就不拖累你们了。”

  庄清研一怔。他浑身的确伤口太多,即便不算自残的几道,还有爆炸时的一回——方才爆炸时,他将她们母女护在身下,用背脊抵挡住轰然的,那一瞬必然是重伤,只不过他强拖着身子,将她们送到门口。

  她一咬牙“我扶你走。”

  小茉莉也伸手过来“爸爸我拉你。”

  “不了,宝宝快跟妈妈出去。”他笑的更加虚弱,却是用力将门得紧,那些关不拢的隙,他用手拼命捂住,还用旁边残留的污水泼在地上,想阻断火苗往外燃的趋势,也怕里头大火的浓烟逸出来,飘到长廊。

  庄清研看着他在拼命阻燃,忽然一切全都明朗。

  他也许是受伤,但未必逃不出去,但出了这着火的密室后,还有太长的长廊,一个成年人起码都要跑四五分钟才能到出口,长廊上有大量建筑泡沫类的易燃物物,如果门这边没人阻隔,这个长廊几乎几秒钟就会一线整个点燃,沦为一片火海,届时谁都逃不出去。

  他用身体死死住门,不断地找东西阻燃,就是想堵住火焰的脚步,给她们娘两争取存活的机会。

  见她不走,他还说:“不管我,我有人救,你先带孩子跑。”

  庄清研眼圈蓦地一红。

  哪有人会来救他!这么长的隧道,这么大的场地,出口只有一个,下属们从那边饶过来,最快也要七八分钟。这火势根本来不及!

  他就是骗她!他做好了死的准备,为了创造她们的生机!

  而火势越来越大,火焰快蔓延到门这边。陆澹白顾不得了,高声道:“走啊!你们走!”

  他伸手将庄清研重重往前推,庄清研被迫跑了两步,没想到怀里的小茉莉嚷道:“我不!我要爸爸一起走…”

  小小的孩子看不见,却也预感到这一别就是生死之隔,她挣脱庄清研的手,望向门口的方向,虽然她睁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庄清研不由也停了脚,回头看陆澹白,门那边火势越来越大,陆澹白背部衣物已然着了火,庄清研甚至能看到火苗窜到了他的头发丝。

  他的后背、头皮一定在被火燎,说不定已经烧出了大片的水泡与血块,常人这样只怕早已在地上嚎哭打滚,但陆澹白仍是一动不动,死死撑着门。

  小茉莉不知哪来的力量,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跌跌撞撞冲到了门那,想去把门掰开:“爸爸…爸爸!”

  剧痛让陆澹白声音都变了“走…小茉莉…拉妈妈走!”

  小茉莉放声大哭:“我不走!我要爸爸一起走…”

  “走!”陆澹白吼出来“再不走爸爸就不爱你了!”他扭头对庄清研吼:“带孩子走!”

  庄清研就站在那,那一瞬她的意识是空白的,她应该带着孩子迅速出逃,但她竟然口有些疼,眼睛也了。而小茉莉被爸爸胁迫,只能哭着离开,临走前,她试图将手伸进门,去抚摸陆澹白最后一下。

  她抓住了父亲的手,小手紧握着大手,像在感受最后一瞬父亲的温暖。眼里的泪,在火光中噗噗往下掉。

  庄清研去拉回她的小手,下决心立刻离开。

  为了孩子,为了两个孩子,也为了自己。

  在她拉回小茉莉手的一瞬间,一只手紧握住了她的,是陆澹白。

  他握得很紧,紧扣双方手指,像电视里生离死别前的最后一次。

  火光熊熊,热顺着隙扑过来,他的后背的衣服已经全部烧完,火舌在舐他的背部皮肤肌,他因为剧痛紧皱了眉头,痛到额头青筋都暴起,但他仍是一声不吭,只紧紧凝视着她。

  此去后会无期,这一眼,最后一眼,刻于生死,烙于心间。

  最后一秒,他抓住她的手放在边一吻,千言万语,只是喊她的名字“清研…”

  他的滚烫,一触就离。

  抬眸的瞬间,火光的映染中,她看他眼里有泪。

  相识多年,恩怨爱恨,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的泪,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伴随那个吻,化在他剧痛中最后一句话。

  “对不住了,以后要你一个人带两个孩子…”

  铁门终于轰地全部关上,再也听不到里面任何声音,只有房梁被烧着倒塌的巨响。

  一切恩怨情仇,都随着这冲天火光,焚烬这熊熊烈焰之中。

  还有,那最后的一滴泪。

  作者有话要说: 1,抱歉,昨天就该更的,但昨夜对着电脑看到夜里两点,总是无法满意,就拖到了今天。

  讲真,这八千字是我来晋江写过最卡的章节,看了看改了改,短短八千字愣是重写了四五遍,卡了三四天,这才终于定稿。

  写完的心情,有点像难产终于生出来了…

  嗯,四十万字大结局了,莫名有些难过。

  还是谢谢大家一路追随吧,感恩。

  也感谢为我写长评的青山同学与慕洋同学,大家的鼓励或指正,我都接受,你们愿意长评,就表示真心的看过文。感恩你们的尊重及支持。

  3,正文完结了,休息几天我会写番外(大概一两篇)。另外想做个番外调查,最后番外的结局,你们是想HE还是BE?(就是要不要男主回来…)或者有其他的想法也可以提出来。

  本来打算今天给大家发完结红包,但是晋江好像卡了,无法充值。大家番外的时候来,我再发。

  3,没有收藏我新坑的小天使快点收藏啊,相信渣七的坑品啊!开坑百分百认真填坑,前三章百分百掉落红包。

  这篇有点,新坑写个治愈的,讲一个患有特殊疾病女孩勇敢追梦也追爱的治愈文,希望仙女们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你就仗着我爱你   下一章 ( 没有了 )
这渔场被我承诱捕恃宠不骄我就喜欢他那婚碎独宠有二我是你的小鱼专属尤物影帝初恋马甲破晓
欢迎您对你就仗着我爱你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你就仗着我爱你最新章节第115章Chapter115结局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你就仗着我爱你的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就到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