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梦见狮子最新章节:第72章尾声·梦见狮子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科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乡村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网游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仙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竞技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热门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都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言情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穿越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灵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军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官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排行 校园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推理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总裁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同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架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玄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武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历史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全本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好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 综合其它 > 梦见狮子  作者:小狐濡尾 书号:49508  时间:2019-12-14  字数:4241 
上一章   第72章 尾声 · 梦见狮子    下一章 ( 没有了 )
  仿佛这个世界向前运作的机器忽然崩掉了一颗细小的螺帽, 掉在地上, 发出几不可闻的一丁点声音,没有一个人发现异样。

  车辆如同铁壳怪物, 疯狂地鸣着喇叭,红色的车灯刺目闪耀。一辆车从余飞身边绕了过去,白翡丽终究还是飞奔而来, 挡在了余飞身边。那辆车的车头刚刚好抵上他的身体, 把他撞得向前一个踉跄。

  司机从车窗伸出头来:“找死啊?两个傻~!”喇叭声震耳聋。

  白翡丽在余飞面前单膝蹲下来。余飞的右手也去捂住左,急切地说:“看什么看!你快走啊!比赛要来不及了!”她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极其的微弱。

  然而他的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她的手。

  她的手太小了,又怎么按得住那朵在她雪白羽绒服上急剧绽放的业火红莲?

  她看到白翡丽的脸色骤然变化, 就连舞台妆都掩盖不住他此刻脸色的苍白。

  豆大的汗珠瞬间透了他漆黑细软的头发,他的身体在颤抖,仿佛不属于他自己。

  他瞪着一双眼睛,嘴咬出血来, 一双手僵硬地向前伸,穿到了她的背下和膝下。

  她看见他鼻尖上的汗粒冒出来,用了一下力, 然而他的双臂竟是浑不着力似的,将她稍稍抬起来了一点, 却又劲地落了下去。

  后面那司机仍把喇叭摁得山响:“走不走啊?~你~妈!

  周围车辆动的速度加快了。余飞感觉晕眩,撑不住自己, 身体的重心不由自主地靠落在了白翡丽的左臂上。

  她低低地唤了一声:“白翡丽…”

  他痛苦地低低鸣泣了一声,像是极度痛恨自己。

  余飞说:“你别怕…就一点点小伤,真的…”她想伸手去碰他, 看见自己手的血,又缩了回来。

  白翡丽下泪来,涟涟不止。他的头别向一边,忽的从喉咙中发出一个极压抑的声音,就这样保持着她的姿势未动,生生将她抱着站了起来。他的手兜着她的身体,没让她的伤口动到分毫。

  余飞的头紧靠在他肩颈边上,感觉到他身上冰冷的汗,将他的衣服都浸透了。

  鲜红的血顺着她的羽绒服沁过来,又顺着他雪白衬衣的经纬丝丝缕缕地向上爬,宛如爬山虎的脚。

  他昂着头没有看她,喉结从脖颈上突了出来。可她知道他能感觉到那种血的触感、气味,他太熟悉了。她听到了他急促而艰难的呼吸声,听到了他牙齿间格格的摩擦声。

  从马路中穿过绿化带到对面路边,不过十来步的距离。

  可这十来步,余飞感觉他抱着她走了有好几年那么长。车辆在他们身边飞驰而过,留下模糊的属于时间的幻影;寒风吹过,树上的叶子纷纷扬扬地飘落,路灯发出六芒星般的光。他们仿佛走向漫长的时光深处。

  他的心跳声像重擂的鼓点,急切地响在她的耳边,余飞的视野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她轻轻地说:

  “阿翡,你是阿翡是吗?我知道的,每次我叫阿翡,都是你。”

  她说:“我爱你啊,很爱很爱。阿翡,白翡丽,无论哪一个你,无论你的哪种样子,我都很爱。”

  她嘟囔着说:“你那一柜子的衣服,很美…”

  他忽然停下来,晃了两晃。余飞仰着头看到,他那一双极美的眼睛里,有许多闪闪发亮的东西纷扬坠落下来,在这黯淡下来的天色里,像极了漫天的星星。

  他的头发在暮色中扬起,可不正是她梦中的狮子么?

  余飞在滴滴答答的仪器声中醒了过来,她在一个雪白的病房中,窗外一片漆黑。

  伤口处感觉的,没那么疼了。

  转过头,白翡丽正倚坐在旁边的空病上,看一本书。他眸光低垂,脸上被病房的灯光投下深浅不一的阴影,静谧而美好。

  修长手指按着的书封上,一个老人驾一叶舟,一只鲨鱼正高高跃出海面。

  不知为何,她忽然有一种胎换骨、重获新生的感觉。

  白翡丽见她醒来,便从上下来,坐在了她身边。

  余飞还挂着吊瓶的手被他轻轻覆住,温暖她因为输入药而变得冰凉的手背。

  余飞望了他一会儿,问:“今晚有没有钻绿化带?”

  他垂眸而笑:“没有。”

  余飞说:“真的吗?我会不会已经昏了好几天了?”

  他把手机上的期时间给她看,确实还没有进入新的一天。

  余飞又抬起眼睛来看他,他脸上没有妆,衣服也换了。

  “那…你的比赛呢?”

  “我退出了。”

  余飞“啊”了一声。

  “导演想让我补录,我想,我也不是要做明星和歌手,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好了,不想再去和其他选手争夺资源。”

  余飞还是觉得惋惜。白翡丽仿佛看穿她心中所想,说:“导演邀请我去做总决赛的返场演唱嘉宾。”

  余飞抬起手来碰碰他的脸颊“你真好。”

  他低下头来吻吻她,问她:“你困吗?”

  余飞摇摇头,说:“我想喝水。”

  白翡丽去拿了一瓶农夫山泉过来。他之前放了好几瓶在医院的暖气片上,被烘得热乎乎的。

  他揭开余飞的被子,看着她包扎起来的伤口,小心翼翼地把病摇起来了一些,方便她喝水。

  白翡丽拧开盖子,余飞口特别干,单手拿着瓶子一气灌了大半瓶。她瞥见他的书搁在旁边的柜子上,还放着一支红色中笔。

  她问:“你哪来的书呀?”

  白翡丽有些讪讪“一个护士认识我,拿给我看的。”

  余飞“哦”了一声:“粉丝投喂的呀。”她想起白翡丽之前做直播,直播他看一本书看了半个小时,那本书似乎是叫《乞力马扎罗的雪》。

  她说:“你的粉丝,还真会投你所好。”

  白翡丽:“…”余飞赌气地拿那红色中笔在农夫山泉的瓶子上涂涂画画。

  白翡丽好奇地问:“你画什么呢?”

  余飞不给他看。

  过了一会儿,余飞画完了,把瓶子递给他。

  瓶身上“农夫山泉”四个字,已经被她涂涂改改,变成了另外四个字。

  白翡丽看清了“啊——”地叫了一声,双手捂住了脸。

  他说:“你就不能忘了吗?”

  余飞认真地说:“不会忘的,什么都不能忘,一辈子都不忘。”

  白翡丽放下手,望着她,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她。

  彼此都已经见过了彼此最卑劣的部分,彼此都是彼此的勇气与铠甲。

  此后的人生,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他们挤在这一张小小的病上入眠。

  这夜,余飞又梦见狮子。

  当年四月,余飞三年誓言到期,登台演出新《鼎盛秋》,一唱成名,得名“余老板”

  在此之后,《鼎盛秋》全世界巡演两百余场,成为新一代京剧传承与创新的标杆。

  五月,白居渊因经济犯罪获有期徒刑五年,缓期一年执行。楼适棠在准备飞往海外时在机场被检方紧急抓捕,以介绍贿赂罪、行贿罪、非法经营罪等罪名提起公诉,此后,获刑二十年,并处罚金,没收个人财产。

  六月,鸠白工作室成功完成Se定下的三年盈利目标,《幻世灯·II》赴海外展演,大获成功。《幻世灯》系列舞台剧,最终成功打响了国漫和二次元舞台剧的名号,将更多年轻人吸引入剧场,成为一代人心中的青春记忆。

  九月,余飞与白翡丽婚礼。婚礼誓言中,余飞称呼白翡丽为:

  我的狮子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到这里,就应该和大家说再见了。后面的确还有三小章,今天会陆续放出来,但是不太建议大家看了,那是写给我自己的,不怎么积极向上,也可能影响大家对这篇文的观感。

  这篇文我又重新找回了几年前最初写文的感觉,和大家一起在评论区和群里吵吵闹闹。其实写这篇文初期我还带着《以眼泪,以沉默》时候的压抑,但是写到中途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堆小天使,慢慢的我自己的风格也跟着变了。这篇文是和大家共同完成的,从大家那里得到了许多启发。

  非常、非常爱大家,写这篇文,我又快乐了起来。

  这篇文的在写作技巧上的初衷,是想一雪《以眼泪,以沉默》完成度太低的前。这本于我而言的确完成度很高了,不过也有很多遗憾的地方,例如节奏的问题,例如缺乏一个痛痛快快的爆发点(本来设置得有,写着写着就没了),例如冲突和高~没有把控好,比如结尾之前明明想得很好,写来却缺乏想要的感觉等等。

  这已经是我第五篇完结的文了,仍然称不上一篇自己的代表作,我略微有一些伤感。但无论如何,我还在往前走,非常、非常感谢大家陪伴我成长。

  可能很多读者还是会觉得有些东西我没有代清楚。

  但其实我觉得该代的都已经代得很清楚了,隐晦可能就是我一贯的风格吧。

  比如说很多读者应该仍然纠结白翡丽到底是什么病,其实我觉得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如果非要我说明的话,他不是双重人格,更像是一个人的两面,两种性格,只是在受到刺时,会更多体现“弱水”的脆弱的一面。但在最后的这一章,即便是会哭的、脆弱的弱水,仍然是最强壮勇敢的狮子。

  如果很多读者仍要深究的话,我回头会在微博上写一篇比较全面的后记,也权当是自己做一个记录。书单和歌单也会做出来。

  看来很多人不知道“农夫山泉”这个恶趣味梗啊。“农夫山泉”是可以涂改成“一大口”的,这本来就是第二次相遇梗。这么明说,可能有读者说我俗。但爱情从彼此之间的光环都要走向日常起居的,余飞和白翡丽两人一开始就彼此之间毫无保留,毫无光环。

  纸质书是白马时光出版,计划今年11月份上市。

  最后,祝各位风荷,都能找到自己的狮子丽丽,天天风和丽。
上一章   梦见狮子   下一章 ( 没有了 )
你就仗着我爱这渔场被我承诱捕恃宠不骄我就喜欢他那婚碎独宠有二我是你的小鱼专属尤物影帝初恋马甲
欢迎您对梦见狮子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梦见狮子最新章节第72章尾声·梦见狮子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梦见狮子的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就到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