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婚碎最新章节:第七十一章最好的爱情全书完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科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乡村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网游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仙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竞技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热门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都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言情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穿越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灵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军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官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排行 校园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推理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总裁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同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架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玄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武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历史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全本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好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 综合其它 > 婚碎  作者:福禄丸子 书号:49502  时间:2019-12-14  字数:6412 
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最好的爱情(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他果然握住她的手, 沉声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他一再强调这一点,算是他们两个人的誓言。

  边境小镇畹町, 一河之隔就是缅北赛, 莫青青一行在此做短暂停留。

  山明水秀间, 暗汹涌。缅北方面不让青青身边几位面孔入境, 她大方表示同意,但也很坚决地说:“严冬是我的近身安全官, 由我私人向第三方安保公司雇佣,跟仰光那边没有任何勾连。你们不让我带其他人可以, 但必须让我带上他。”

  对方考虑再三才答应。

  回自己出生的家族一趟,竟然还被这样刁难。

  严冬愈发能体会她人生中如履薄冰的艰难。

  然而到了目的地,外人仍然不被允许接近吴家的大屋。青青已经换上克钦族的传统民族服饰,抱歉地对严冬笑道:“看来你只能在这里等我了, 不用太担心, 我还有利用价值, 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说好让我保护你,你一个人去, 我留在这里又起得了什么作用?”

  她轻捧他的脸:“知道你在等, 我就不会让自己出事。其实之前说让你听我的,也就是说说,到了这里, 我们都得听别人的。”

  身不由己。

  “青青…”

  “三天以后, 镇上要过节, 晚上也很热闹。如果我没遇到什么意外, 一定可以出门。到时候我们就在镇中心碰头,好吗?”

  这样大费周章,她也只能待上三天而已吗?

  “好,那我们不见不散。”

  严冬怀揣的不安,目送青青回到她自己的家。

  接下来三天,没有任何消息。这种滋味太难受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有好几次,他想悄悄潜入吴家去看看,凭他的本事,不是做不到。但只要走到镇上,看见居民们心期待地准备过节用的装饰和用品,他就想起跟青青的约定,又重新冷静下来。

  他应该相信她,她聪明而坚毅,一定有办法保护自己。

  好不容易捱到第三天夜里,镇上到处灯火通明,临近街镇的百姓也赶来参与,比的是燃放各个街镇队伍制造的热气球,能腾空飞远的,就预示着好兆头。

  人汹涌,火从天降,这样的场面比想象中更热闹也更容易失控。严冬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始终没有看到青青的身影,心跳不由急速加快,怕她在家里出了状况,又怕她在这种到处是火药和爆炸物的环境里遇到危险。

  直到最后一个热气球被点燃,青青仍然没有出现。那个气球没有成功升空,始终在人们头顶徘徊,照规矩,被旁边严阵以待的消防员用高扑灭。

  严冬的心情也像被这冷水浇个透顶。看来真的有必要潜进吴家大屋里去看看青青的情况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燃放热气球的位置被空出来,有人搭起临时的高台,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台上,不是莫青青又是谁?

  她依然一瘸一拐,却每一步都走得很稳,表情坚定而自信,在简单介绍自己是谁之后,得到排山倒海的欢呼和拥戴。

  假如真如她所说,她只是政治工具,那么这一刻,工具的意义已经显现得非常清楚了——尤其在她发表了那样慷慨昂的演讲之后。

  严冬愣在原地,身后已经被口抵住,来人用英文对他说:“跟我们走。”

  他被仰光方面的人带走,对方显然对他的身份和跟青青的关系十分了解,问得毫不避讳:“听说你是她的情人?”

  严冬只当没听到。

  额际又多了把,他这辈子没这样频繁地被人拿指着,忽然就恼了,徒手卸了对方的手、,但马上有十几条步、又瞄准了他。

  他笑了笑:“你们想干什么,直接说吧。”

  发灰白的中年人说:“你倒是很痛快,也很勇敢,难怪她愿意信任你。”

  严冬想起青青的婚约,大她二十多岁的男人,说不定就是眼前这位。

  对方也察觉了,板似感慨地说:“我是她未来的丈夫,她也不肯信任我。”

  这个示威的方式很低劣,严冬冷笑了一下:“她不会嫁给你的。”

  “正好,我也不想娶她。婚姻只是连横之计,你是中国人吧,不可能不懂的。只要她不坏我们的事,这桩婚姻不成也无所谓。”

  “你们希望我去说服她?”

  “不用,你只要带她离开边境就可以了。以后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严冬蹙眉:“离开?”

  “嗯,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她一心控制这个国家,利用老莫笃留给她的威望和财富,以及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和事,包括你在内。”

  不,她只是不想颠沛流离,摆被当作木偶般操纵的人生。

  可惜这样的辩解严冬不会说给不相干的人听,就当他是被利用的,也无所谓。

  但带她离开,他是愿意的。民主或许不是这个国家的出路,但他可以是她的出路。

  有他在,她不需要再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保护自己。

  …

  青青的生母病危,在了却见女儿最后一面的夙愿之后撒手人寰。

  在她的葬礼上,严冬重新见到了青青,就像他们第一次在舞会上正式相见时那样,她仍是全场核心。

  见到严冬,她眼里有惊讶一闪而过,低声音问他:“你怎么来了?”

  他笑笑:“我不是你的近身安全官吗?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以不在场?”

  她回家其实形同遭受软,直到在集会上抛头面之后,才享有一点有限的自由。但即便她连这一点自由都没有,仰光方面也有办法把他送进吴家大门,重新回到她身边。

  她刚刚经历了丧母之痛,有亲近的人陪在身边当然最好,谁不想在脆弱的时候有肩膀可以依靠?然而青青却说:“你不该来的,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没错,我是要走的,但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带上你一起。”

  青青声音里有丝怅然:“我恐怕走不了了。”

  “那我就陪着你。”

  他说得理所当然,不在乎她留下是因为野心还是其他迫不得已的理由。

  他们像以前那样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但周遭戒备森严,每天有数不清的陌生人登门拜访,他们再也回不到当初相依相偎看云卷云舒的日子。

  严冬一直在找机会带她离开,军政府那边已经为他们出境铺好了路,只等青青点头。

  但观察那么多天,严冬也知道她不太可能同意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只能想另外的办法。

  正好她母亲娘家来治丧的人要回家,她亲自送他们一段,回来时由严冬开车,整个车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青青看着窗外崎岖的山路不知在想什么,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不是回吴家的路。”

  “没有走错。”严冬淡定地坚持“你不能再回去了,我带你离开这里。”

  青青不领情,语气森然:“停车。”

  严冬依然故我地掌控方向盘,不理会她的指示。

  “我叫你停车!”

  车子越开越远,崇山峻岭背后就是另一个世界。

  他又绕过一个弯道,感觉后背被口抵住。

  他为她挑选的那把小巧玲珑的陶鲁斯,她一直随身带着,第一次拉栓上膛,口就对准了他。

  他在人迹罕至的半山将车停下,两个人都从车上下来,她的口不偏不倚仍然对准他的眉心。

  “我不是开玩笑。”青青道“只是我真没想到,连你也背叛我。”

  “我没有。”严冬目光萧索“青青,我只想保护你。”

  “保护?”她轻蔑一笑“是保护还是灭口?”

  “什么意思?”

  “还要装糊涂吗?我们第一次在舞会见面,你就认出来了吧,我是你的作品。”

  她拉高裙摆,不动声出那条伤腿,上头仿佛记载了时光也无法抚平的伤口——她的腿曾被来复穿,子弹就来自眼前的狙击手。

  当年他比现在年轻,而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也许就是因为这次失手,那之后,他就在江湖销声匿迹,再出现时穿笔又沉闷的黑西装,目沉如水,成了私人安保公司的安全官。

  他一定以为她不记得他吧?不,这么多年迹天涯,她时间多得用不完,当然要查一查差一点就杀掉她的是什么样的人。

  严冬脸色发白:“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她这么聪明,他竟然还抱有侥幸。

  “嗯,我就想看看你什么时候会动手。”

  据说他们这样的人,都不愿意留下失败的“作品”在人世,他再次出现在她生命里,可能只是为了把这残缺的一笔从他的记事簿里抹去。

  “是吗?只是这样而已?”

  没有一丁点爱和心动,她与他的温存也仅仅是虚与委蛇的一场戏?

  青青见他往前,紧了紧手里的:“别过来,除非你想跟我比比谁的比较快。”

  这里不是洛杉矶的靶场,她不会故意隐藏自己百步穿杨的绝技,一旦扣动扳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严冬双手举过肩膀,坦朝她走近:“那你就开吧,就当是我还你的。”

  心肝脾肺肾,点哪儿打哪儿,她应该有这样的本事。再不济,废他一条腿,他们俩就当扯平。

  他越走越近,青青崩溃大喊:“别再过来了,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她朝地面开了一,火花和黑烟在他脚边爆开。

  他脚步顿了顿,却还是锲而不舍地朝她走过来。

  没有预兆的,他突然扑倒她,身旁有子弹呼啸而过,打破了山谷的寂静。

  真正的背叛这才刚刚到来。

  “车子后面,快!”他拉起她躲到车身后面,将车作为掩护,不忘回头问她“你没事吧?”

  青青摇头,看到他手里的:“原来你带了武器啊…”是啊,六发子弹,但并没有哪一颗是为她准备的。

  他们被人摆了一道,要灭口的人不是他,而是她那言而无信的“未婚夫”

  对方钳形包围过来,除了身后的密林,他们没有地方可逃了。

  严冬拉着她跑,不知跑了多久,直到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处,才算摆追兵。

  他们筋疲力尽,找了个岩休息,背靠着背气,渐渐呼吸心跳似乎都成同一频率,不由会心地笑出声。

  青青看到他腿上的血迹:“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

  “没事,只是擦伤。”他的手心摁住她的瘸腿“跟你的伤比起来,不算什么。”

  她扯下带为他止血:“那点疼,我早就忘了。我后来吃过的苦,比那厉害百倍。”

  “怎么讲?”

  她抬眼看他:“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莫笃一直把我当作特工来训练,如果没有那场意外,长大以后我就是他近身的保镖。”

  在很多政客眼里,女保镖更加安全,何况她还顶着他女儿的身份,随时随地可以随他自由进出。

  从记事起她就很清楚自己的使命。后来她所受的训练和磨砺,并不因她受伤残疾而搁浅,以前一天就能学会的动作在她腿受伤之后可能要学一个礼拜,甚至只是站立都能疼得她汗浃背。

  莫笃将军却发现她的残疾能博取更多同情,将来也许可以换取更多利益,又将她往淑女之路上培养。

  她没有自己的意志,一直都是被迫在做这些那些,只有一件事除外,就是找出当年伤她的那个人。

  可找到以后,她却爱上他。

  “对不起。”严冬诚恳道歉,眼里的云仿佛一世无法散去“我当时并不知道是那样的任务。”

  即便是他们这样残酷的职业,也有自己的底线。他不杀孩子,所以在看到青青的那一刹那,就知道这个任务无法完成。

  他不介意自己的失败,只是意识到这样的行当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在舞会的重逢,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

  他来还债了,用一生一世的爱慕与忠诚。

  密林是天然的庇护,没有跨出缅北地区,政府军方面也不敢大动干戈,只要等他们散去,他们就可以走出去。

  严冬的伤口还是感染了,夜里有些发烧,青青舀水给他喝,开玩笑地问:“疼不疼?我看林子里有野生的罂、粟花,要不要给你嚼点鸦、片?”

  严冬意识还很清醒,摇头道:“疼死也不要。”

  她轻笑着,趁他睡着了,还是采了些不知什么草来,嚼碎了敷在他伤口,声音模模糊糊的:“放心吧,明天就会好了。”

  明天真的会好吗?其实她也不敢确定。

  金三角铲除鸦、片田已是铁令,可她今天在车上分明看到山下还有种植。

  烧荒之后一把种子下去,不需任何农耕技术就能自行疯长的作物,却能带来无本万利的收入,即使伤的是民生,断的是国运,又怎会有人愿意主动去铲除呢?

  这种慵懒不思进取的社会人格,真的是凭她一己之力能够改变的吗?

  他们在山里待了三天,因为手里有可以打猎,填肚子不成问题。青青有她好强的一面,既然已经撕开真相,也不用藏着掖着,动不动跟他比赛法谁快谁准。

  严冬不得不感慨,幸亏她没有真的起杀心,否则大概在他们第一次**之前他就已经死过几回了。

  白里蓝到醉人的天空到了夜间又缀璀璨如钻石的星星,这样的更迭,只要身旁陪伴的人是彼此,就算在这岩里看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

  但青青还是走了,爱一场,尽情挥洒之后,她在他吃的药草里加了些东西,在他昏睡之后离开。

  这么些日子的相处,她相信他会明白她的选择。

  他们各归各位,对谁都好。

  也许回去之后,她面对的又是无边无际的软和算计,但总算有些美好的记忆,可以支撑着她继续下去。

  她靠两条腿走下山去,回到吴家大屋时却发现来门口接她的人是严冬。他身后是那辆掩护过他们,已经千疮百孔几乎报废的汽车。

  他笑了笑:“啧,果然还是开车比走路快。”

  她气得脸色发青,他却走过来轻轻掐她脸颊:“你有你的使命,我也有我的,让我跟着你吧!昨晚我们那样子…说不定你会怀孕呢,就算不让我保护你,也要让我保护孩子们啊!”她被他气笑了,拍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往里走。

  这片贫瘠却又神秘的土地出过许多传奇人物,莫青青也算其一。

  她被软多年,一直没有结婚,只有一位近身安全官始终陪在左右。

  她亦始终坚持自己的主张,推动民主大选之后,眼看国家由更有智慧的政治家领导,才终于表示要到国外去“探亲”

  两个女儿都在国外,她犹豫不决,该先去英国探望大女儿,还是先去美国陪伴小公主。

  严冬倒是更关心她自己将来的打算:“我今后要怎么介绍我太太呢?政治家,哲学家,神手,还是大学教授?话说你决定要接受哪一份教职了吗?”

  青青摇头,抚了抚他西服领口的褶痕:“这衣服旧了,我想为你做件新的。”

  还是服装设计最合她心意。

  也许多年以后,时装界又有一段佳话——这个身着民族服饰的东方面孔四海为家,却有最好的爱情、最美的风骨。

  她终于谁也不是,她只是她自己。

  (全书完)
上一章   婚碎   下一章 ( 没有了 )
独宠有二我是你的小鱼专属尤物影帝初恋马甲破晓数钱数到手抽烈酒敬余生影帝的公主天与地,有一萌萌舰娘与神
欢迎您对婚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婚碎最新章节第七十一章最好的爱情全书完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婚碎的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就到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