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了不起的迷妹最新章节:第127章番外一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科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乡村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网游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仙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竞技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热门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都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言情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穿越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灵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军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官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排行 校园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推理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总裁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同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架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玄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武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历史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全本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好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 综合其它 > 了不起的迷妹  作者:二圈儿 书号:49509  时间:2019-12-15  字数:8055 
上一章   第127章 番外一    下一章 ( 没有了 )
  “麻麻,麻麻。”

  匆匆结束了晚上的颁奖礼行程,明一湄刚推开家门,一道小小的人影就跌跌撞撞地朝自己跑来,一头撞进她怀里,两手紧紧圈抱住她腿。

  小家伙儿软糯的声音叫到了她心坎里,甜滋滋的,心都快化了。

  “宝宝,想妈妈了没有?”明一湄蹲下。身子,贴着小家伙儿的脸蹭了蹭。

  一大一小抱在一起,相似的五官轮廓仿佛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在明一湄怀里身子扭来扭去,小家伙咯咯笑。

  司怀安走过来,噙着笑弯将一大一小圈在怀中,小家伙双眼发亮,在母亲怀里一边蹦,一边脆生生地大喊:“拔拔!”

  “哎——”司怀安忙不迭应了“宝宝想爸爸了没有?”

  两口子问的问题如出一辙。

  小家伙歪着头,想了想,小表情有点儿害羞,钻进明一湄怀里,把脑袋埋进去,嘻嘻笑,就是不说。

  “宝宝…”

  明一湄在小家伙背上轻轻拍了拍,嘴翕合,打算再劝,司怀安拦住了她。

  “没事,他不爱说就算了吧。”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平时小家伙入睡的时间,司怀安把儿子抱起来,进卧室哄他睡觉,明一湄得了空,洗去一身铅华,换上飘逸的家居服,轻手轻脚回到房间,发现小家伙正伏在父亲肩头。

  他本已半闭了眼睛,感觉到母亲的靠近,他马上睁开来,一双漉漉的黑眼睛盯着明一湄,委屈地扁了扁小嘴:“麻麻…讲故事。”

  儿子跟自己撒娇,明一湄哪有不应的,颁奖礼上她一直心不在焉,对自己能不能拿奖这件事根本不在意,心惦记的都是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

  “我早上出门的时候答应过他,要回来给他讲故事。”明一湄带着歉意看向司怀安,低了嗓子轻声说,她捏捏儿子掌心“没想到他一直记着,非要等我回来才睡。”

  司怀安摸摸儿子茸茸的后脑勺。

  他还记得这个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那么一丁点大,软绵绵的,虽然身上还沾着血迹,皮肤皱巴巴,看起来像只小老鼠,但他已觉得获得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当时他从医生手里接过襁褓,心惶恐,手和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生怕自己力气大了一点,让小家伙儿不舒服,怕自己不小心伤了他。

  襁褓简单把婴儿一裹,明一湄力气用尽,浑身虚地躺在产上,司怀安一颗心挂两头,又怕自己把小家伙抱得不舒服,又想赶紧看看一湄的状况。

  明一湄意识渐渐昏沉,她勉力不放任自己睡去,直到视野里出现了司怀安眼中闪烁着泪光的笑脸,又看到他把臂弯里的襁褓举到自己跟前。

  洁白柔软的棉布里,小小婴儿蹬动双腿,小胳膊挥动,出一个粉的小拳头。

  明一湄笑了。

  一边笑着,一边泪面。

  “…给他起个名字。”

  这可难坏了司怀安。

  按理说,起名这种事儿,对博览群书的他并不是什么难题。

  但这可不是别人,是他和一湄的宝贝儿子。司怀安想了无数个名字,怎么都挑不出最满意的来。连带着,这个问题同样困扰了爷爷和明氏夫妇。

  最后,大家实在是没办法意见统一,爷爷拍板:“那就起个小名先叫着,孩子还小,以后大了,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再想也不迟。”

  老人经历过丧子之痛,对孙儿、曾孙更是着紧。人们常说,人一生的福德是有定数的,若是早早起了个特别好的名字,反而对小孩子不太好。

  既然家人都没意见,明一湄和司怀安也就暂时把这件事给搁置了。

  小家伙一天天长开,五官极为肖似明一湄,不太爱哭,见人就笑,每个人看了他都喜欢得不行。爷爷想曾孙了,就让司机开车送他们过来,带着自家后院里种的瓜果蔬菜,坚持给小家伙儿吃绿色无污染的东西。

  明母在国内一住就是大半年,搂着外孙疼到了骨子里,舍不得放手。明一湄担心父亲一个人在国外,委婉劝了母亲几回,母亲反倒不高兴了,把眼睛一瞪:“你和小司成天不着家,我来替你们带孩子,怎么,你还不乐意啊?”

  明一湄苦笑,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逗小家伙的爷爷,又看了看母亲,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入夜,两人睡下,明一湄翻了个身,过了一会儿,又翻一个身。

  司怀安带着倦意,胳膊伸过来,把她按进怀里搂着。

  “…怎么了?”

  明一湄伏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她皱眉犹豫着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爷爷,还有我爸我妈都疼宝宝,这本来是好事。但我担心他们对宝宝太迁就,会把宝宝宠坏,他虽然小,但对大人之间的情绪、气氛感觉十分敏锐,若是长期以往,仗着长辈的疼爱,养出一身坏习惯这可怎么办?”

  司怀安想了想,他低头轻啄她耳尖:“应该不会吧,宝宝还小呢,等他再大点儿,我好好儿教他规矩。你现在跟他说,他估计也听不明白。”

  明一湄扬起眉,不赞同地瞪着他:“我查了很多资料,国内国外的育儿经验都提到,应该尽早培养宝宝的习惯,让他养成规律的作息。比方说,该什么时候吃东西就什么时候吃,定点定量,其他时候就不要吃了。不然给他吃了零食,到了饭点儿该吃东西的时候,他又不好好吃,对身体不好。还有,他现在会爬了,应该让他多动,别总抱着,养成惰,他越来越不爱动弹,身体发育受到影响,还有…”

  子说了一大通,司怀安只抓住了最重要的一句话。

  会对宝宝不好。

  他虽然嘴上不怎么说,心里对儿子的事看得特别重。

  听子这么一说,于是他花了几天时间留心观察,发现一湄说的不无道理。

  司怀安记得小家伙儿刚会爬的那几天,儿子特别兴奋,一有机会就在地上吧嗒吧嗒到处爬,不让他爬他还不乐意。

  现在却变了。

  一湄把他放在儿童环保地毯上,摇着小玩具在前面逗他,他傻乎乎地坐在那儿,伸出胳膊够了几下,没够着,就咧嘴要哭不哭的,扭身朝明母张手要抱,委屈得不行。

  吃饭也是,司怀安还记得儿子抱住小瓶,使出浑身力气用力,小脸微微涨红的可爱模样。到了该吃饭的时候,明一湄喂小家伙吃米粉糊糊,他抿着,小脑袋歪到另一边,怎么哄都不肯张嘴。肚子饿了就哇哇大哭,含着眼泪非要喝牛不可。长辈心痛,忙不迭的去拿消毒好的瓶要给他冲泡粉,明一湄搂着蹬小腿的儿子脸无奈。

  一切都被司怀安看在眼里。

  这样下去不行。

  他眸中闪过一道锋芒。

  生了小家伙之后,明一湄适当减少了需要长期在外地逗留的工作行程,大半心思都扑在儿子身上,司怀安看着子眼睑下淡淡青色,蹲在打盹的一湄面前,抬起手,指尖轻轻触碰,想要为她拭去疲惫和倦意。

  他眼底淌过一抹心疼。

  他的小姑娘自己都还是个孩子,现在却早早肩负起为人母的职责。

  也不知道司怀安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几位长辈,隔天,明一湄惊讶地发现,小家伙儿任哭闹,几位长辈没跟往常一样,什么都顺着他。

  听着他委屈的哭声,明母第一个受不了,她扭头就进了里屋,把门关得死死的。

  爷爷对视一眼,强忍着心疼,在旁边帮明一湄哄宝宝:“乖孙,不哭了、不哭了啊,拿着玩具去找妈妈。快去,妈妈在那儿呢。”

  小家伙坐在地上嚎啕了一会儿,发现大人都不来抱他,只有母亲仍旧耐心地蹲在不远处,朝他张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动作。

  他睫抖了几下,挂着晶莹的泪水,手脚并用,股扭啊扭,飞速爬到母亲身边,钻进她怀里紧紧搂着,很委屈地小声泣。

  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不抱他了呢?

  明一湄轻轻拍抚儿子的背,柔声跟他说:“宝宝,咱们长大了,可以自己去拿喜欢的玩具,自己去找好吃的哟。来,妈妈陪你一起,我们比赛看谁先爬到窗户底下好不好?”

  小家伙儿眨了眨黑黝黝的眼睛,看妈妈跟他一样,趴在了地上,率先往前爬了几步,又停下来,扭头对他鼓励地笑。

  “来呀,宝宝,快来和妈妈一起玩儿!”

  小家伙明白了。

  这是麻麻跟他一块儿玩耍,他顿时高兴起来,咯咯笑着,一边口水一边啪嗒啪嗒快速爬动,也不用明一湄催,他自个儿一路爬到落地窗边,抓着栏杆努力仰起上身,得意地晃动,小手啪啪拍窗。

  好似在说:麻麻我比你快!

  明一湄笑弯了眼。

  她为了鼓励儿子多运动,无论是他刚学会爬行的时候,还是后来小家伙能站起来,开始晃悠悠地往前走…每一个阶段,她都亲力亲为,陪着孩子一起爬,一起走。

  这极大地鼓励了小家伙儿,他非常开心有人能陪着自己,爬行、走路都变成了一项令他感到快乐的游戏,他乐在其中,热衷参与,还非常喜欢得瑟给别人看。

  在他开始能发出一些单音之后,这性格也越来越明显。

  司怀安和明一湄哄着儿子说话,模仿他的婴儿语言,呜呜哇哇气,小家伙喊得格外响亮,每次发音清晰,妈妈和爸爸给他鼓掌,小家伙就愈发得意。

  在周围大人的鼓励、引导下,小家伙刚一岁一个月,就已经能口齿清晰伶俐的叫人了,爸爸妈妈叫的最标准,冲着育儿嫂叫姨姨,笑眯眯的喊婆(外婆)。

  明母飞到国外跟丈夫聚了没多长时间,心里实在是放不下玉雪可爱的小外孙,提着大包小包飞回来,一进门就收获了小家伙气的

  明母瞬间热泪盈眶。

  “他、他还记得我!”

  明一湄走过来,弯搂着儿子笑了笑:“那当然了,宝宝记得外婆,知道外婆最疼他了,对不对?”

  小家伙抿着,笑起来脸颊浅浅一个梨涡,小盆友羞涩地一扭头,把脑袋埋进母亲怀里,也不说话,也不点头。

  明母哪里舍得催他表态,连声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宝宝最聪明了。”

  待小家伙儿玩外婆带来的新奇玩具玩累了,趴在沙发枕头上睡着,明母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柔软的胎发,对刚回家的司怀安轻声感慨:“…原先你劝我,让我狠狠心,把宝宝交给一湄管教,那时候我心底其实是不大乐意的。我还以为你是对我有意见,嫌我这个丈母娘管太多。”

  听得司怀安微微错愕,他想要辩解,明母已径自说了下去。

  “…一湄年纪比你小,我担心你娶了她,两个人一起过日子,时间长了,慢慢的,你就会觉得她配不上你。所以在带孩子这些事情上,我总忍不住想帮她一把,想把手,替她把家里的事都给立起来。这是我做母亲的一点私心。”

  司怀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坚定地点了一下头:“一湄很好,再没人比她更好了。”

  明母欣慰而笑:“是啊,在我眼里还是个小丫头的她,没想到在对宝宝的事情上,比谁都有主见,行事越来越稳重,越来越有分寸。大概是因为,她也做了母亲的缘故吧。”

  司怀安在明母眼中看见了一闪而逝的泪光,那是既放心又失落的眼神。

  他若有所悟。

  不知何时,明母起身上楼到客房歇下了。

  明一湄做完瑜伽,无声无息走到司怀安身旁。他低着头,发丝垂落,遮住了眉,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儿子浓密微卷的发,灯光远远投在他身上,为他勾出一道温柔的光边。

  这一幕莫名令她心折。

  静静看了一会儿,明一湄走上前,轻轻趴在他肩头,侧头亲吻他耳,温暖的甜香绕他耳畔、鼻端。

  “好香。”司怀安转身将她抱住。

  明一湄脸微红,她看看儿子,轻轻推了他一下:“别,宝宝还在这儿呢…他怎么在客厅睡着了?”

  “玩累了呗,一会儿我抱他上楼。”司怀安含住她瓣,声线因而变得更暧昧人。

  光是听见他的声音,明一湄就已经动了情,她轻轻着,抱着他脖子,扭动娇躯,贴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蹭。

  “嗯…他会醒的吧…没睡够肯定又要哭了…”他大手滑进了她衣服底下,肌肤摩挲带来的美好感觉让明一湄意

  司怀安犹豫了一瞬间。

  他很想干脆让儿子继续在沙发上睡,搂着他心爱的小女人上楼好生浪漫绵一番。但他骨子里的责任感隐隐作祟,他也清楚,如果放着儿子不管,明一湄肯定也会心不在焉。

  短短几秒钟,司怀安权衡利弊,迅速做出了决定。

  他咬牙忍了忍,把明一湄从自己身上挪开,飞快地亲了亲她嘴角,站起身,把儿子抱在臂弯里,动作放轻,尽量不醒小家伙儿。

  明一湄脸颊发烫,她拨长发,跟着站起来,帮他将儿子的东西一并收拾好,两人一前一后上楼,在专门为儿子辟的房间守了好一会儿。

  小家伙儿显然是真的累了。

  平他睡眠浅,过年的时候,全城放烟花,他被吵得哇哇大哭,连带着大人也没休息好,初一早晨集体挂着熊猫眼,去墓园祭拜司怀安父母。

  被父亲从客厅沙发一路抱回自己的小,他只是翻了个身,努嘴不开心地吧唧了几下,很快就呼吸均匀地睡了过去。

  蹲在小旁的明一湄和司怀安齐齐松了口气。

  “当妈妈好累哦,”回到主卧,明一湄趴在司怀安身上,搂着他脖子撒娇“早知道这个小不点儿会这么闹人,当初我一定会坚持让你每次都戴套!”

  说起这件事,司怀安老脸一红,避孕这件事他一直都做得很好,哪晓得就那么一次失去控制,一夜贪,后果成为了他们两最甜蜜的烦恼。

  而这可爱的小烦恼将陪伴他们一生。

  司怀安突然灵光一现,他捏捏明一湄的脸:“一湄,咱们给儿子起名叫纪凡怎么样?”

  “为什么叫这个?”明一湄抬头,戳了戳他下巴上的浅窝“之前想了那么一大箩筐的名字,你不是都觉得不满意?”

  司怀安一脸认真:“大的这个叫纪凡,将来有了小的,就叫纪复。”

  纪凡(烦恼),纪复(负担)。

  明一湄听完他的解释,嘴张成0型,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天啊噜,你等会!”她扭身到处找手机“把刚才这段话再说一遍,快点,我要录下来,存十年、二十年。等将来宝宝长大了,我要交给他,让他知道,他在他英明神武的爹亲眼里其实就是个烦恼…”

  还没说完,她就被司怀安从后面一捞,强行拖抱回了上,他翻身,重重将她褥间,捏着她手腕的手指稍稍收紧,她哎哟一声,不由得松了手,手机滑进丝被间。

  “你、你干嘛?”被他充危险意味的目光盯着,明一湄气势彻底被碾

  司怀安俯身,在她珠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打算将来给儿子告状,嗯?”

  “这、这才不是告状,”先前在客厅就被点燃的火焰,再度苏醒,明一湄心神,嘴里反驳着,身体已主动贴了上去“唔…我只是不想让儿子被误导嘛…啊!你、你慢点儿,嗯…”一声带鼻音的嗯拖得绵长而人,如猫爪般挠在司怀安心上。

  他眼发麻,不由得狠狠一沉,撞得她发出更多甜腻又妩媚的声音,如泣如诉,绵火热,浇灌在他灵魂每一寸,随着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而愈发昂澎湃。

  …司怀安猛地一搂明一湄肢,她被拉得上半身仰起,黑发在空气中开一道弧线,失去控制地哭了出来,生理性泪水被他得成串滑落。

  最可恶的是,她竟然被他得几乎昏了过去,叫到一半声音就堵在了嗓子里,喊都喊不出来,浑身绷作一张弓,到达极致后力倒下。

  抚摸着她汗的背,司怀安餍足地将她揽进怀里,拨开发,不住亲吻她鬓角、鼻尖,最后是她微肿的双

  “今天宝贝好热情,比平时得更厉害,也更软了。”他贴着她耳边暧昧低语。

  明一湄身子一震,勉强抬起一点头,她已经累得手指头都不愿动弹,也不看看自己这副模样都是谁的!她又气又羞,磨了磨牙,轻轻踹了他一下。

  打是亲骂是爱,又亲又爱拿脚踹。

  司怀安哪里会觉得痛,他眉开眼笑,搂了她不松手,任由她偎在自己身前,爱娇地哼哼唧唧,蹭来蹭去,两人彼此抱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怀安沉溺在被她甜软呼吸织而成的幻梦中,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真的要给宝宝起名叫做纪凡吗?其实这名字也不错,就是念起来跟小梵的名字一模一样,”明一湄嘻嘻笑,想起了自己的闺中密友“等宝宝过生日的时候,我邀请小梵和海茵来咱们家做客好不好?”

  司怀安困意浓重地睁开眼,子正一脸期待星星眼望着自己。

  他嗯了一声,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明一湄当他答应了,越想越高兴,扳起指头盘算起来:“…既然小梵和海茵要来,那干脆把其他人都叫来,开个party好了。宝宝现在一岁多了,也会叫人了。我好喜欢宁姐家的小乖他们姐弟哦,我也超级喜欢乔琪家的胡安,到时候让他们把孩子们都带来,我要教宝宝学会叫哥哥、姐姐,让他知道自己有那么多小伙伴可以一块儿玩…”

  听着听着,司怀安发现明一湄已经开始计划到时候摆几张桌子,一张摆在后面的凉亭里,一张摆在湖畔的树荫下,还要去花店订淡紫的郁金香和淡粉的芙蓉花来家里装饰…

  这都还没影儿的事,她居然已经认真规划起来了。

  司怀安二话不说,捏住她下巴朝自己这边一扳,用吻封住她喋喋不休的话头,大手也顺势罩住了她感的那处,稔而灵巧地略一逗,她就全身颤抖了起来,身子骨软了化了,羞答答地上自己。

  司怀安满意极了,既然她还不累,那就身体力行再做点儿让她更累的事情吧。

  翌

  明一湄扶着,暗中咬了咬牙,直了背下车,翩翩走向正等候自己的节目组众人。

  “明姐,早啊。”

  “明明你先过去准备,昨天发给你的台本看过了吧?有些环节可能要改一下,具体细节我让小刘跟你说…”

  一路打招呼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明一湄稍稍透了口气。

  时隔数年,她再度加盟了一档综艺节目。

  她是来救场的。

  朱丽丽脸愁容找上了她,刚好明一湄最近档期也有空,便答应下来,作为特邀嘉宾出现在正热播的某档综艺真人秀里。

  候场时,明一湄听到几句闲言碎语,小杜又跑去八卦了一圈,两人很快就清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一个多月了我才出时间来放番外,让大家久等了,鞠躬番外会有好几篇,这个礼拜先贴第一章番外,新手妈的育儿记,嘿嘿大家期待的一些事情也会在番外中发生=3=更新频率我也说不太好,因为公司最近真的超级无敌忙_(:зゝ∠)_

  总之我没有忘记给大家的承诺,我会努力挤出时间来写番外,写到满意了就发上来给大家看MUA~爱你们
上一章   了不起的迷妹   下一章 ( 没有了 )
梦见狮子你就仗着我爱这渔场被我承诱捕恃宠不骄我就喜欢他那婚碎独宠有二我是你的小鱼专属尤物
欢迎您对了不起的迷妹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了不起的迷妹最新章节第127章番外一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了不起的迷妹的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就到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