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备用网址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听雨最新章节:第89章和谐生活全书完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科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乡村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网游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仙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竞技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热门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都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言情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穿越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灵异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军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官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排行 校园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推理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总裁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同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架空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玄幻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武侠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历史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全本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好看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 > 365bet官网备用网址 > 听雨  作者:沧海有泪 书号:49515  时间:2019-12-20  字数:5440 
上一章   第89章 和谐生活(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影卫进入,将最近几天的事情报告。

  听雨满意地笑着。他也知道,丁彬父子会有这样的下场,他们的不忠诚和他们的见风使舵,已经将他们的未来注定。

  “雨儿,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丁彬和丁谊杀了琦年?”看听雨没回答,幽火微笑着:“如果你觉得我的问题太白痴,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了。”

  “不,不是因为你的问题太白痴,不想回答,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听雨停顿了很久,缓缓说道。

  “琦年必须死,只有他死了,琰哥哥才能成为皇帝。现在群情奋,拥立琰哥哥为帝,他,难保这些老臣又为了所谓的皇家正统,再一次拥立!但是我不能让琰哥哥成为杀琦年的人,虽然琦年罪不可赦,琰哥哥却不能是杀他的那个人。”

  “不明白?”

  “因为老臣都是迂腐而守旧的,不管是怎样腐朽的皇朝,覆灭以后,还会有怀念它的遗臣孤老,这是不可避免的。琰哥哥要想成为皇帝,并且坐稳江山,就不能在处理琦年的事情上落人话柄。琰哥哥不能杀琦年,也不能唆使部下杀琦年,于是,这刽子手的工作,只能由丁家父子完成。丁家父子为什么一定会这样做,我不能告诉你。”

  “雨儿,我不想问,你也不用说,我只想知道,你怎么能断定,琦年会成为杀死琦岳的凶手?”

  “不是我的断定,我只是在暗中推了他们一把。兄弟走到这一步,想要回头,是不可能的。琦年不能回头,琦岳也不能回头。我希望他们兄弟残杀,所以唆使他携带匕首赴会,也让谢儿在柳云飞的剑上涂毒药。他们兄弟相残,是我的算计,也是他们命运的必然。那一刻,琦岳和琦年,谁死谁活并不重要,因为我早就准备了无数的可能!”

  “雨儿,你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一定要让琰王成为皇帝,为什么一定要将华的血脉全部斩断,真得只是为了复仇?”

  “我最初的目的只是对华的复仇,但是事情渐渐离我的控制,最后的结果,确实比我预定完成得,大了太多。我完成了我的复仇,但不仅仅是针对华的复仇,更是对所谓的祖训尊严的挑战。我让琰哥哥成为皇帝,将祖训中的‘外族之后不得继承大统’被碾碎!”

  “你开心就好。”得到幽火温柔的承诺的听雨又一次睡下,这些日子,他确实很累。

  

  琰王在众臣的反复乞求下,终于继位,但是他没有称帝,只是自封摄政王,将皇位暂管,他的谦卑,换得史书的尊敬。

  琰王摄政后,首先平反了冤案,将因为冤案牵连之人尽数开释,泽及后辈。

  两位皇子虽生前不和,但是死者为大,琰王将他们都葬在皇陵。

  柳云飞在这次事情上表现了他的忠义,加封镇国大将军,赐田地,世袭爵位。

  柳白氏忠心为国,追封忠义夫人,柳谢氏坚贞相随,封忠淑夫人,扶为柳云飞正室。

  其余曾经追随琦年之人,若无大过错,又能自省者,一律不予追究。

  至于各位讨伐勤王的忠臣,更是人人加官进爵,一时间,歌功颂德之言,溢朝野。

  如意山庄也得到了封赏,摄政王赐下丹书铁卷,后世之君不得无故滋扰山庄,地方官员更不得轻蔑。虽山庄从事各种买卖,却可以不课税,山庄的方圆百里,为私人之地,不得擅入…

  这只是将如意山庄已经拥有的权力由皇家承认的形式,虽然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却也显出了山庄的不一般。

  

  “采薇,你果然在这里。”采薇转过身,看见了睚眦。

  “你到底还是不会选择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爱我,还要给我关爱?”

  “因为我歉疚你。我与你的母亲,本只是知己,那时候,我心中郁结,得她相劝,竟在醉酒之时做出荒唐事情,我虽有心补偿,奈何她已为人,所以才有了后来的——”

  “你不用解释,我理解母亲的心,因为我也知道那样的感觉,爱上一个人,是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的。”采薇的微笑有些坚强,又有些脆弱。

  “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这不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的爱,这是作为女人的我给作为男人的你的爱。我不是年少无知,我不会强求你爱我,我只希望你不要赶我走,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只要还能在你的身边,我就足了。”

  “放弃吧,这样的爱情,是不会有结果的。我不爱你,一直都没有爱过你。采薇,你应该看看你的身边,在你的身边,有一个男人,一直在等你。”

  “但是那个人我不爱!不是我爱的人,就不能让我得到幸福,我想要的是我爱的男人,不是我不爱的男人!我…如果不能生育孩子,是不是伦也无妨…我是不能生育的身体,我希望你…不要再拒绝我…”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爱你。”说着抱歉的话,睚眦离开了。

  采薇没有哭,这样的结果,她早就知道。

  她不能哭,她是睚眦的女儿,是听雨最欣赏的人,也是将来的庄主,她将会成为江湖的女王,她怎么可以哭泣?

  “心里难受,就哭出来,憋在心里,会死的。”采薇没有理睬身后的声音,她将睚眦给她的金钗拔下,扔掉。

  她走在长廊上,却不知道,另有一个爱恋她的人,将金钗捡起…

  后世江湖记载,美丽而冷情的庄主,一生未有婚嫁,陪在她身边的玄鹰忠心耿耿。

  

  “现在天下已定,雨儿最想做的是什么事?”

  “我想去夏国一次。”听雨温和的说着,睚眦在他的眼中,看见了在夏国等待听雨的那个身影。

  “确实,那时候,因为太多的限制,你们不能母子相认,实在是一个遗憾,我这就命人为你准备,不能再让你的母亲等待了。”

  “去夏国的人可不是只有我。”听雨笑着说出了两个名字。

  “他们也要去夏国?”

  “不,他们不是去夏国,而是回族中,他们已经离开不死族很久了,难道不应该告诉族中长老们他们的近况?也许会将我们以后的计划也告诉长老们。”

  “雨儿觉得好就可以了。”睚眦在听雨的耳边说道。

  “我正在筹建一个庄园,就在京城郊外,预计会有密道和皇宫连接,这样一来,琰王也就不用劳累奔波了。”

  “睚眦果然是最理解我的。”

  “等你从夏国回来,这庄园也离建好不远了。你觉得这新的庄园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睚眦决定吧,我相信睚眦的选择。”听雨倦倦地说着,手抱紧睚眦,微笑道:“这次去夏国,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了,想到也许会很久都不能和睚眦在一起,我就有些寂寞。睚眦,今天可以不要走吗?”

  “我什么时候没有足你的要求过?”睚眦看了一眼听雨,听雨满意地笑着,亲了睚眦…

  外的黄沙无限凄凉,听雨握紧手中的坠子。

  十岁时的强行分离,十八岁的短暂相聚,相见不能相认,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贪恋母亲的孩子终于可以回到母亲的怀抱,甜蜜地呼喊她“母亲”

  听雨没有去过夏国,据说,那里是炎热的,在那里,听雨的相貌的特异之处也不会被人奇怪。

  驼铃声声,载水和食物的队伍出发了。

  (去夏国的路上发生的事情和在夏国发生的一些事情会在番外《西域卷?千年一梦》和《西域卷?夏宫梦》中详细叙述。)

  

  睚眦与琰王正在喝茶的时候,听雨进来了。

  他刚刚沐浴,头发还是漉的,滴滴答答的水溅在衣服上,单薄的绸衣贴着身体,若隐若现。

  “雨儿醒了?”睚眦招手,示意听雨坐在自己身边,偏偏听雨习惯了,竟直接坐在了睚眦的腿上。

  “嗯,刚刚睡醒,沐浴以后,精神也恢复了。”

  “夏国好玩吗?”琰王的问题得到了情的回答。

  “夏国的男人很不错,非常热情。在幽火和莱特都不在的半个月里,我在夏国皇宫,真的很为难。那些男人都很优秀,可是我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没有特别的感觉,虽然很饥渴,却也不想要他们帮助我。”

  “看样子,雨儿这半年过得很不顺意?”

  “睚眦是说情爱的事情吗?确实,在夏国的一个月,倒有半个月是一个人。路上虽然有他们陪伴,可是睡在沙漠里很不舒服,没有在上习惯。”听雨过睚眦的脖子,因为他的头发是的,扫在衣服上,也就粘着了。

  “雨儿,你想要?”

  “嗯。”听雨分开腿,将睚眦的手指带到下面,那里已经活跃,凸起的部分昭显着自己的存在。

  “琰王怎么看?”

  “有美味在,自然不能错过。”说话间,琰王跪下,他的手指熟练地解开听雨的小衣,于是,分身出来了。

  “看样子,积累了不少,需要好好地一下了。”舌头从起,听雨忍不住呻了。

  “琰哥哥,你…啊…”像猫一样弓起的身体,暗示了他的饥渴有多么强烈。

  睚眦将他的抱起,在琰王的努力下,小衣被拉下,听雨的下体赤着,丝毫没有不自在。

  琰王继续玩他的分身,听雨呻着,娇笑着,却因为琰王的手指伸进处变得更加感了。

  “琰哥哥,你…明知道…我…不要…再逗…啊…”琰王却不会因为他的话就停止手指的戏,因为手指的戏,听雨的前面也更加感了,牙齿的节奏划在分身上,尖端被喉骨摩擦,听雨惊叫着,将体给了琰王。

  “雨儿没有坚持住,可见你真的很饥饿了。”说着这样的话,睚眦将听雨放在上。

  大大张开的双腿,证明他的急切,偏偏两个男人都很有闲情的玩着花样,手指对下体的爱抚,得听雨呻不断,可是最想得到的地方却始终不能得到足。

  “…不要…再拖了…我要…”睚眦的手指伸进去,手指的送将花带出,手指很快就被内部的体打了,听雨快要哭了。

  “雨儿的里面是漂亮的红色。”睚眦安慰着,将他身体翻过来。

  因为太急于得到,半跪在上的听雨弓起身体,努力抬着,他咬着手指,已经泪眼朦胧。

  “真是个急躁的孩子。”睚眦无奈的笑着,给听雨安慰的吻,但是吻不能给他足够的足,琰王的舌头在处划走,他摇着身体,要琰王给他想要的。

  琰王到底还是不能太急,毕竟这半年的时间,不仅听雨的生活是近乎的,他们也少有发,若是不能把握分寸,很有可能伤到他。

  直到听雨的下面变得柔软,他的分身才刺进。

  “…嗯…啊…再用力一点…哈…啊…”听雨的满意蔓延着,他们三个人的快乐也刚刚开始…

  情事还在继续。

  躺在男人的臂弯的听雨已经疲力尽,下面却贪婪地咬着男人不放。

  “宇儿,你真是不肯放手呀。”另一个男人的吻在他的脖子上,听雨掰正他的脖子,要他接受自己的亲吻。

  “睚眦,今天一整天都不要走,留在这里陪我。”

  “我当然不会走了,可是雨儿的身子会吃不消的。”

  “可是我们都已经半年没有机会见面了,我很想念你们。”听雨撒娇中,在琰王的身上磨蹭。

  “雨儿,你真是不把男人死,就不愿意休息。”

  “因为我喜欢你们,我可不会和我不喜欢的人做这种事情。”

  “好,好,好,宇儿,我可是忙里闲才能来见你,难道你要我把时间都消耗在陪你上?还有一堆奏章等着我的批复呢。”听雨怎么可能会在这时候让他们有退出的机会,但正是他要继续撒娇的时候,采薇进来了。

  “公子,我可以进来吗?”她若无其事地走进,已经看见了纱幔后的混乱,却面不改地报告着。

  “新的庄园下个月可以入住,地道的事情,也已经处理完毕。这是建筑机关图。”扶着额头坐起的听雨伸出手,接过机关图,这将是他们共同生活的地方,自然不能怠慢。只是这种时候被打扰,听雨难免有些怨气。

  “采薇,为什么你最大的爱好就是在这种时候闯进来?”听雨有些无奈,但是采薇却是个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羞讷的女人。

  她走在帐边,坐下,隔着纱幔看里面的三人。

  “因为只有这种时候,才能看见公子的狼狈。”

  “应该说,这是你的小小的报复。”

  “可以这样说,公子毕竟是抢走了我最爱的人的那个人,我这小小报复,丝毫也丝毫不为过。”采薇嫣然一笑,离开了。

  听雨转身,看见了睚眦。

  睚眦知道听雨会说什么,只好陪笑着,安慰着。

  “雨儿,这事情似乎不应该迁怒在我的身上,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睚眦,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的庄园,应该叫什么名字?”琰王也有了兴致,坐起来,抱着听雨,看机关图。

  吹箫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听雨知道,是东皇来了。

  他推开窗,看见了熟悉的白色身影。

  “东皇。”他轻声呼唤着,男人转身,将他拥抱。

  “你幸福吗?”他笑着,告诉东皇。

  “我很幸福,我更希望和东皇分享我的幸福。”

  “真是个贪心的小家伙。”

  “若是不能将幸福与自己喜欢的人分享,我得到的幸福也不是真正的幸福。”

  “想要怎样的幸福?”听雨的手指按在东皇的嘴上,他的笑容也是幸福的。

  “很多很多的幸福。”东皇笑了。

  月夜下,能吐出浓烈的香气的白花偷偷绽放,将一生的芬芳释放…

  (全书完)
上一章   听雨   下一章 ( 没有了 )
王二的幸福总用爱调教还债不信你不萎[兄弟]哥来满世妖娆尘慾香,夜缠热唇的诱惑四季吸血情人
欢迎您对听雨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听雨最新章节第89章和谐生活全书完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听雨的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就到独特365体育投注体育投_365体育投注有app吗_365体育投注人人小站网。